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艺术家 > 正文

艺术传奇|常沙娜:这一世尘缘,不负如来,不负卿!

发布时间: 2019-08-09 16:08:14 编辑:pengruiping 来源: 城视窗 浏览次数:
作为艺术设计家教育家,常沙娜教授受其父亲美学思想的熏陶,从丰富的敦煌艺术的宝库当中不断的吸取营养,师从建筑学家林徽因得其亲传,在人民大会堂、民族文化宫、首都剧场等众多大型的地标性建筑当中,留下了经典的建筑装饰艺术,用自己的创作践行了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设计理念,从而开创了多样化的设计潮流。

      常沙娜,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敦煌艺术保护神”常书鸿之女,1931年生于法国里昂,自幼随父常书鸿在敦煌临摹壁画,从此一生结缘敦煌艺术,被誉为“沙漠之花”。在70多年的艺术创作和教学生涯中,常沙娜临摹、创作了几万件敦煌艺术作品。现年88岁的她仍为传承敦煌艺术四处奔波。2014年开启“花开敦煌—艺术作品全球巡展”至今已持续6年。城视窗.中国对常沙娜先生进行了艺术人生的回顾专访——走近敦煌洞窟艺术解密人—常沙娜。
 

 

 
缘起敦煌
塞纳河边的《敦煌图录》

 
       常沙娜与敦煌的结缘,还要从她的父亲常书鸿说起。1935年秋天,常书鸿在巴黎塞纳河畔的一个旧书摊上偶然看到了由伯希和编辑的一部名为《敦煌图录》的画册,全书约四百幅有关敦煌石窟的塑像照片,都是历代画家们创意性的杰作,即使是描绘同样经卷内容的艺术内容,也完全没有相同的作品。

 

 
       敦煌莫高窟,是目前世界上保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佛教艺术宝库。至今保留了大量的壁画和塑像,共四百九十二窟,具有极高的艺术研究价值。在中国存在着这样一座艺术宝库,令常书鸿十分震撼,从此,他一直挂念着莫高窟的保护工作。为了敦煌艺术宝库,他毅然回到了祖国,举家迁往敦煌。 常沙娜正是在父亲的熏陶下,对敦煌艺术产生浓厚的兴趣。父女二人从此为保护和传承敦煌艺术而默默地奉献着。
 
常沙娜说
敦煌临摹岁月

 

  

  1944年,我正值豆蔻年华,
  随父亲迁往敦煌,
  正是在那里练就了绘画、设计的童子功.  
  从1944年到1948年,这四年间,
  我在敦煌见到了多个朝代的壁画:
  十六国、北魏、西魏、隋唐、宋代、五代等朝代,
  民族元素本身是整体的,
  应该作为一个完整内容来学习。
  只是当时的学习环境也差,时间也紧迫,
  平时我在酒泉河西中学上学,只能利用暑假回来临摹。

 


华冠 常沙娜临摹
 

  1945年以后,
  因为母亲的出走,我又回到了敦煌。
  回来后临摹的时间变得充裕。
  敦煌壁画是矿物颜色,所以壁画至今都保存得比较好,
  土红、土黄、石青、石绿等色彩仍清晰可见,
  但是那种颜料在当年很贵。

 

 
观无量寿经变(盛唐172窟),局部


  而我作为十几岁的小孩儿,
  父亲不允许我用那种颜料,只让我用广告色。
  我印象深刻的是马力牌的广告色最为便宜,
  我所有展示的当年的临摹品,全部都用的马力牌广告色。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广告色到现在还是保留的很好。

 

 
燃灯菩萨 常沙娜临摹 常书鸿题字

 
 
留美岁月
1947年10月--1950年12月
 

 1945年,在兰州举办的常书鸿父女画展,进一步扩大了敦煌艺术影响。画展期间,国际友人叶丽华非常欣赏常沙娜临摹的敦煌壁画,并介绍常沙娜到波士顿美术馆学习,这极大的拓展了常沙娜的艺术视野、加深了她对各种文化的认识,也让她了解到敦煌佛教艺术与西域丝绸之路文化的渊源。为常沙娜以后的工艺美术设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常沙娜在美国留学

 
  我的临摹展出后,很有幸去了一趟美国,
  在美国波士顿美术博物馆的美术学校学习了两年。
  波士顿美术馆非常有名的,
  我在那里耳濡目染、学习历史,
  看到了敦煌之外
  还有埃及、希腊、罗马、两河流域等悠久的艺术文化,
  这极大地扩展了我的视野,让我受益匪浅。

 

 
常沙娜与叶丽华女士

  
  我本想在美国继续求学,
  但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了,美国人开始歧视中国,
  跟中国留学生的关系日渐紧张,
  甚至禁止一些中国留学生回归祖国,
  我怕继续留下后,未来没有机会回来了,
  最终还是选择回国。
  比较遗憾的是,
  因为这次战争爆发我没有拿到学位。
 

 

 
常沙娜在归国渡轮上

 
  回望自己的一生,
  赶上了几个时代的不幸:
  解放前的抗日战争、解放后的抗美援朝。
  这些故事我在《黄沙与蓝天》里有提及。
 
归国展览
结缘林徽因

 

 

 
  回国以后我很幸运地留在了北京。
  解放后周总理首次提出来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其中就包括敦煌艺术的展览,这是周总理的思路。
  我父亲非常高兴,
  带我们将多年辛苦临摹的作品全部运到北京准备展览,
  那时北京还没有正规的展览馆,
  所以我们在天安门故宫的一座午门城楼上
  举办了敦煌艺术临摹展。

 

 
常书鸿临摹《睒子本生》1952年

 

 
观无量寿经变 常沙娜临摹

 
  我父亲跟梁思成先生、徐悲鸿先生都很熟悉,
  他们都长期支持并鼓励父亲
  在敦煌要长期坚持、不放弃;
  徐悲鸿先生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梁思成与林徽因

 
  梁思成和林徽因先生都特别热爱敦煌壁画,
  梁先生和林先生本身是建筑师,
  他们的很多灵感都来自于敦煌壁画建筑的艺术营养,
  所以这次展览,两位先生提出一定要来参观。
  于是,我父亲就让安排我陪同二位先生。
 

 

 
  展览结束后一个星期,
  我父亲说:“梁伯伯、梁伯母提出来让我到他们身边,
  到清华大学的营建系,即今天的建筑系,
  在他们即将成立的工艺美术研究室担任助教。”
  我很惊讶自己没有受到学历的影响,而有机会进入清华。
  从此,我开始了在清华大学的设计研究生涯。
 

 
火红年代
1956.11-1959.10

 
常沙娜教授一生研究敦煌艺术,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与林徽因先生结缘,并到清华大学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林徽因的工艺美学思想深深影响了她以后的设计之路她就将敦煌古典元素运用到创作设计中,参与设计的工程项目有人民大会堂、民族文化宫以及首都剧场等,其建筑图案装饰成为经典之作。同时她主张创造设计必须注重探索艺术源与流的融合关系,以古典文化为根本创造出新的潮流,这为我们当前的艺术设计教育提供了许多启示。

 

 
人民大会堂宴会厅天花顶与民族文化宫的大门装饰设计

 
  我刚到清华时,林徽因先生正在病中,
  先生在1951年提出一个思想,并吩咐我:
  你要将北京首都的景泰蓝重新改造,
  改造成现代生活所需的工艺用品、可供出口的民族艺术品。
 

 
  设计思路是林先生提出来的,
  图案设计先生留给我考虑。
  我当时立刻想到把敦煌艺术元素用上,
  不是照搬敦煌图案,而是在长期临摹、研究敦煌艺术
  在脑海中自然形成的规律性艺术创作手法。
  初期,我们创作了一系列生活日用工艺品,
  比如台灯、盘子、烟灰缸、烟灰盒,反应很不错。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亚太国际会议的“国礼”
  ——景泰蓝和平鸽艺术盘,
  是我们把景泰蓝工艺与敦煌艺术元素
  结合创新创造外汇收入的好的开始。
  毕加索有他的和平鸽,我们有自己的敦煌和平鸽。
  在当时受到了国际友人和艺术家的高度赞扬。
  林徽因先生对使用敦煌元素做出来的设计非常满意,
  就让我继续修改与添加,最终有了更多系列的创作。

 

 
人民大会堂接待厅两侧天顶沥粉彩绘装饰设计(2006年)

 
与林徽因先生的相遇,决定了我后半生,
我这一辈子,就是做艺术设计的。
 
 接受使命
1977年7月-1998年1月

 
     1977年,高校回复招生后,常沙娜又回到了中央工艺美院开始全新的教学生涯。由于教学工作特别优异,1982年被提拔为学校副院长,1983年被正式委任为中央工艺美院院长。但她从未因为职务的变迁而离开教学岗位一步,使得新中国的工艺美术设计教育在传承与创新中,保持着强劲的艺术生命力。
 

 
  成立工艺美院以后,
  我的宗旨有两个:一要学习传统,二要学习大自然。
 
  首先,传统的纹样是在不断的延续中承前启后的,
  所以要学习我们的前辈。
  传统纹样在一千年光阴流转中延续,
  又融汇每个时代的特点,但并不是脱离的延续传承,
  这个精神我们要做到。
  中华民族解放以后,
  中华民族的东西依然是一个文脉,
  这个文脉始终不能变。
 

 
  另外一个方面也很重要,那就是自然。
  很多东西都来源于自然,比如花卉。
  我们都说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所以莲花在诗文传颂中变得普遍,
  还有荷花、宝香花、卷草等等
  慢慢地延续到春夏秋冬各个季节、各个时代的花。
 

 
常沙娜花卉创作

  
  所以我每个学期教学生,
  要他们注意的一个是传统、一个是自然。
  我们既要写生,又要上老前辈的图案课。
  注意其中的写生变化,而变化是根据需要来重新组合。
 


无悔人生
怀抱文脉、一世敦煌人


敦煌的古典元素,既是东方文化重要的遗产,也是民间生活最终的劳动成果,反应出古典与传统的生活方式,具有强烈的文化与艺术价值,这些都是我们应该保护和传承的珍贵遗产,如何加以提炼、运用,使其焕发出新的生命力,是常沙娜毕生努力的方向。从2014年开始,八十多岁的常沙娜再启程,为“花开敦煌”系列展览布道奔波。
 

 
  虽然我现在已步入耄耋之年,
  但我仍要竭尽全力为敦煌艺术的传承发展去努力。
  我希望敦煌元素和自然元素
  能得到更多的重视与推广,
  自然中有那么多花卉自然生长、浑然天成,
 可惜我们现在的设计没有学会去借鉴和运用这些美的元素。
  



 
花开敦煌——常书鸿、常沙娜父女作品展 (2019 清华美院)

 
 艺术教育观
关于时尚与文化

 

 

 
  我们的设计总是在两方面徘徊,
  一是几何形的东西,它是根据织物形成的,
  这难道不是一种桎梏吗?
  二是虎皮、豹子皮、蛇皮这些原始的纹理,
  现在的年轻人不论性别年龄都用豹纹,
  这是非常缺失美的东西,
  如何在自然本真中发现真善美依然是我们所缺失的。
  不论是建筑,还是服装、衣食住行,
  我们都要从传统中、从自然中寻找灵感。
 

 

 
  现在大多年轻人都在一味追逐时尚,
  追求西方“洋”的东西,那不对。
  一味地追求时尚就丢了文化,
  就忘记了你是中华民族的人,
  所以,不要只是一味地学习外国的,
  要取其精华地学,更要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找灵感。

 

 
花开敦煌——常沙娜艺术临摹全球巡展法国站欢迎广告牌

 
  要单说时尚,我也很时尚、很“洋”的
  我的名字都挺“洋”的,
  可有人还嫌我的名字不够洋,
  还非要加个草字头,我最烦感了。
  但我名字中这个沙漠的 “沙”就很巧了,
  有人说我老爸常书鸿把女儿的名字跟沙漠联系在一起了,
  我们父女俩和敦煌的缘分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我的“洋”不仅是名字,
  我出生在法国、也在美国留学生活过,
  深知外国的习惯,
  但是我最后的归属,依旧要归属我的文脉——
  我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我们要有中国人的特色。

 

 
常书鸿作《画家家庭》


城视窗原创图文,转载请联系授权。

关键字:艺术,敦煌,常沙娜,设计,常书鸿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