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录人物 > 人物访谈录 > 正文

【大设计者说】政府如何设计区域经济发展的顶层模式

发布时间: 2019-07-19 12:05:52 编辑:crystal 来源: 城视窗 浏览次数:
大设计就是在设计当中尽量的让自己摆脱被设计的状态,统用更多的资源去为你所设计,创造核心价值。定义一个品牌的基因,让它能够有持续的生命力,同时让你的设计物和人之间,和物之间,和自然之间能够形成一个同频共振的关系,这才是真正的大设计。

如何突破区域经济发展的瓶颈问题

赵兴朋说:中国老祖宗有一句话叫“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意思是上帝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天和地定位了,万物就自然有序生长了。作为一方政府如何繁荣当地文化经济也是这个道理。政府把区域经济发展的“天”和“地”定位好了,把顶层模式设计好了,中间的产业结构、品牌、乡村、城市发展、城乡融合,自然就形成了。这也是“大设计”的核心。

 

 
一、“乡村振兴”普遍存在的“知识障”问题

探寻乡建核心问题
 

赵兴朋:知识障的问题不是某些区域性政府的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知识障碍。我们在看一些问题的时候,并不能全面的去反映一个问题的全貌。这个不能反映全部的原因,有些时候是来源于所站高度不够,有些时候是来源于自己的执著心。执著心,就是知识障,总觉得自己知道,总觉得自己是对的,这就是障。
 

 

 
错把“顶层精神”当做“顶层模式

很多乡村在做规划设计之时,被太多的东西所设计。比如中央一号文件,下了很多条框,他们就去研究这些条条框框,实际上他们真的理解中间的内容吗?未必。中央一号文件也好,中央的政策也好,大的方向战略都是对的,我绝对支持,而且也非常符合中国这个时代的发展需求。但是一到基层,他们就不是去理解精神,去领会精神,而是把它当成了一个顶层模式。这个东西如果成了顶层模式,他们就不能突破它,去引导高端的资源,来具体实施了。所以一定要认识到顶层的这些战略构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资源学习的机会,为了是让我们有一个破证明物的心态去认识到时代的新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才能找到符合当地发展的新路径,不能教条主义,这是一类。
 
还有一类,就当地小生态的认识也会成为大设计的一个障碍,比如说其它村子都是这么做的,其它城市都是这么做的,这些也会成为他们的认识障碍。
 

 

 
错把“历史文脉”当做“顶层设计”

还有是历史的障碍,比如说有些村子就会说我们有三千年的历史,我们有两千年的历史,我们有多少种文物古迹,我们出过多少次名人,他就老拿着这个东西不放弃,就老拿这个东西说事,是好事吗,一方面是好事,我们跟国际的这些地方乡村来比,我们有它们绝对不可能拥有的历史人文价值,这个是老祖宗给我们的,但同时也是一个最致命最不好的事,为什么?这个东西已经成为你的顶层模式,让你看不清楚时代真正的需求是什么。
 

 
反过来讲,如果我们现在要打造一个国际品牌,这个品牌它就要适合当代人的生活需求,当代人非常喜欢它,在这个基础上,我给它加入历史的要素,大家只会更喜欢它。但是大家会因为你的历史要素而喜欢上你这个品牌吗?不会。你像爱马仕是大家已经追捧的一个品牌,它已经符合了这个时代的需求。爱马仕如果跟这些民俗文化相结合,大家会更喜欢爱马仕,觉得它的文化内容更加有内涵。
 

 
这就是一个本末的问题,大设计要解决的首先是一个品牌和气质的顶层战略问题,其次才是融入文脉的问题。如果文脉成了顶层模式,如果中央政策成了顶层模式,如果当地风俗小生态成了顶层模式,都会让一个地方走不长走不远,其实这就是佛家讲的初心不初了!
 
我们要承认自己看不清问题,看不全问题,才会去听取别人的意见,才会去学习别人的经验,才会去把资源统筹起来进行筛选。

 


二、区域经济发展中的“设计”误区

设计的价值是什么?

 
设计不等于美学表达

从行政层面,我们各级的政府,到设计师层面,所有的执行设计的这些人员,再到普通老百姓层。在咱们国家普遍都有一个现象,对设计的认知,把他们跟艺术家混淆在一起,认为设计师就是来表达美的。认为设计师就是画图的,小到一个家居的装修,工业产品的设计,大到一个城市的规划,都认为你给我出张图看看,实际上出张图看看这种思维很可怕。它哪是简单出张图看看的问题?所有人都可以成为设计师。
 

 

 
设计与被设计

事实上每个人在生活当中也只有两种角色,一种是设计,一种是被设计。当你去统用外物的时候,你是在设计,行使你的设计职责,当你处在一个信息场,莫名其妙被这种信息场所影响,被它所规矩、被它所行使的时候,你就是被设计。
 
比如我们是在国家宪法的法律体系当中,是被宪法在设计,比如我们制定一个闹钟,制定一个生活规矩,规定我每天6点起,晚上11点睡,比如我们拿起笔来就要去画,当你拿笔画的时候,你在设计笔,当你制定规则的时候,你是在设计规则,当你遵循规则的时候是规则在设计你。
 

 
这两种设计与被设计的关系是通融在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大设计就是在设计当中尽量的让自己摆脱被设计的状态,统用更多的资源去为你所设计,创造核心价值。所以,大设计它的认知,它的价值表达是需要一个生态。定义一个品牌的基因,让它能够有持续的生命力,同时让你的设计物和人之间,和物之间,和自然之间能够形成一个同频共振的关系,这才是真正的大设计。
 
中国的大设计的普及问题,是一个时间问题,毕竟我们真正的走向创造,走向高端服务行业的时间还很短。

 

 
三、什么能带来经济

经济发展瓶颈问题是普遍难题

  
赵兴朋: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的经济红利是来源于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看到一些好东西,很快速的就可以拿过来,哪怕拿的不是很真正,哪怕拿的有些偏颇,但是这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刺激我们的经济,因为经济就是让大家看见它是好的,愿意去造它,愿意去买它,这就是经济。
 
但是之后,中国人被惯坏了,因为我们见的好东西太多了,可以不夸张的讲,现在中国这个信息洼地,包容了全球所有的信息。中国老百姓出国旅游的次数现在已经是全世界第一了。
 

 
好东西见多了,简单的主题乐园、theme park,就已经不再能够满足青少年人的需求了。他们迪士尼也去了,环球影城也去了,很多小的主题乐园也去了,那么,接下来他们还会有这种单维度的简单感官刺激的体验吗?他们不会再追求这种东西了,也就是说这种东西不能带来经济了。
 

 
现在新问题就来了,什么能带来经济?靠的就是要用大设计,回归明德之心,重新去创造人们的新的惊奇。这个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对于这个我有足够的信心。当中国的这批有明德之心,有大设计思维的人成长起来的时候,中国不仅有能满足我们自己这一波新生力量的生活诉求的内容,同时我们还能给世界输出内容。
 


四、如何设计区域经济发展的“顶层模式”

顶层资源决定区域发展的高度

 
赵兴朋:中国的老祖宗有一句话叫“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意思是上帝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天和地定位了,万物就自然有序生长了。作为一方政府也是这个道理,就是把“天”和“地”定位好了,中间的产业结构、品牌、乡村、城市发展、城乡融合,自然就形成了。这也是“大设计”的核心。

 

 
大设计中的“天”与“地”

什么是“天”?什么是“地”的问题也成为了一个问题。
 
我个人认为,一个地方发展的“地”,是它的自然文脉,包括历史的、天然的、核心价值的,风俗、人脉的这些全都是地。
 
什么是天?最顶层的资源是一层天;当地的各种政策,招商政策,优惠政策,人才政策,这也算是一个天;当地领导的格局,对全球化认知的格局,对人类文明认知的格局,对当地的整个品牌定位也是天;另外,普遍老百姓的精神高度,这也是天。
 
多重的天和多重的地,决定了这个地方未来的发展的基因。

 

 
顶层资源决定区域经济发展的高度

但作为我们大设计师来讲,首先要调配的地方的天是什么?就是顶层的资源。比如我们当时说北京这个地方,某些区引进微软、谷歌、亚马逊。为什么要引这些企业过来?因为这些企业来了之后,它们配套的产业也会过来,跟这些企业相匹配的人才也会过来。其它的中小企业也会因为这些企业而跟风过来,这样就会形成一个生态,慢慢的小生态又会带动大生态。这个产业结构的天对一个地方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一个地方,一个三四线城市,我认为要做的就是不遗余力的要把超越它现在的经济格局之外,高好几个档次更高的资源引进来,引进了这个资源,其它的自然资源经济资源,产业资源就会按部就班的自己过来了。
 


五、区域政府如何选择顶层设计团队

格局、资源与明明德之心

 
赵兴朋:对政府来讲选择一个有格局,有资源,有明明德之心的大设计团队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也确实非常困难。

 

 
团队核心人物的格局

我觉得在选这样团队的时候有几个标准,第一就是看这个团队的人员结构。有时候任何一个品牌的生命力就是品牌最顶尖的那个人,他的格局和他的国际地位决定,如果做大设计的这个人的认知,他的地位,他的资源统筹力不够强的话,即便是思想很开放的大设计师,也会受到一些外部因素的影响。
 
第二就是人员结构如果不完整,只有美学表达的设计师的话,也很难去推动一个大设计项目的发展。
 
团队大设计师的定位


第三就是看他整个团队的大设计师的定位的问题。如果让你做个村,你就说村的问题,让你做这个街道就说街道的问题。脱离了运营,脱离了市场、脱离了品牌,脱离了跟当地的产业融合,这都不是大设计。任何一个合格的大设计团队做的设计项目都是既能跟天地道统融合,也能跟时代需求融合,还能跟当地文脉相融合的,生态式的设计。
  
光合文化产业集团“三葛村项目”图

 

 
是否专注于当前项目


还有一个关键问题,虽然非常具体,但是至关重要。要看这个团队,它在做你这个项目的时候,是不是同时还在像接行活,接商业的演出一样,做了很多流水线式的生产,而不是专心在做你这个项目。
 


六、欠发达区域政府如何突破发展瓶颈

突破格局与统筹资源


突破格局建立“大设计”认知和团队

其实对所有地方的建议都是一样的,不光是给这些地方,第一要构建自己的大设计认知,与中央的思维与大自然与本土的文脉要融而为一,构建一个大设计思维,站在历史的全球的高度上思考问题。
 
第二要选择正心正知正念的大设计师团队,寻求与团队的融合式的发展。第三就是来寻求国际高端的合适的资源,不遗余力的先引入这个天,把天的资源引进来了,其实当地的发展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基因格局性的问题,剩下的就是具体项目的大设计,那些相对都简单。

光合文化产业集团“三葛村项目”图

 

 
统筹资源,打造品牌IP

任何一个地方如果想突破式的发展,我们可以来讲,这是一个抢ip、创ip的时代。抢什么IP,比如我们中国人都知道,孔子生在曲阜,但是外国人不知道,这个ip就是曲阜的,还真不一定。如果别的县能够提前在世界上发声,你把故事只要能讲好有依据,外国人就知道孔子这个ip跟你有关系,跟曲阜的关系甚至没那么大。在国际表达的新一轮的构架当中,每个人面临的机遇都是一样的。
 
我曾经讲过,这是一个分裂英雄和狗熊的时代,真正的英雄就是资源全都摆在我眼前了,我天天看到的都是这些资源,我要把这些资源都调配好。什么是狗熊?我就天天摆在面前的都是各种复杂的问题,棘手的问题,天天都是要处理问题。
 
所以这个时代是伟大的时代,伟大之处就在于你可以尽情的去发挥你的主观能动性,尽情的去跟外边的资源相互融合,尽情的去思考,给你无限大的发挥的空间。当然你也可以在家里,选择居家过日子,它的选择余地非常大。如果我们光合能给这个世界,给这个时代做一点点贡献的话,我认为就是我们对大设计的坚守,对人心归正的坚守,对道统的坚守。

 
人物简介
 
光合文化产业集团创始人赵兴朋

 

 
赵兴朋(Arthur):。荣程文化产业集团董事、总经理;光合星球创始人、董事长;清华大学EMBA。大设计方法倡导者、城市品牌运营领域国际化资源整合先行者,北京上海企业商会副会长,宁波大学特聘教授,北京房山区人大代表。荣获“文化创意产业领军人才”“北京市引支人才”等荣誉。
赵兴朋先生搭建了国内第一个设计师资源市场配置平台,为设计师提供免费集中办公空间,和资源整合服务;同时提出全产业链,全系统品牌建设理念,从品牌精神,形象包装,投融资平台,产业链优化,营销方案,用文创设计服务于有核心价值的传统产业,为其注入持久而鲜活的生命力。
著作有《大设计》《古典柱式研究到比例关系探索》《创意文化产业发展方向研究》《设计而道》《系统设计方法论》《展览设计中的信息逻辑》

关键字:大设计,乡村,城市发展,区域经济,城乡融合,设计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