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录人物 > 人物访谈录 > 正文

【城视更新】朱小地:城市更新是趋势更是难题

发布时间: 2020-05-15 12:47:30 编辑:pengruiping 来源: 城视窗 浏览次数:
改革开放后,中国大中型城市经过30多年的高速发展,已从增量发展转为存量更新时代。由大型城市引领的城市更新热潮,迅速蔓延至全国各大中小城市,成为城市发展的新趋势。

当下中国乃至全球经济显著放缓,同时受新冠疫情影响导致世界经济发展格局并不明朗的大环境下,我们不能只看到城市更新的机遇,更要明了其中难题与潜在危机。
 


城市更新是大趋势

 
城视窗.中国:目前城市发展已从增量转向存量时期,对北京院这样的国家级大型设计院有何影响。
 

 

 
 1、大型建筑设计院涉足城市更新的背后
  
朱小地: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院),是国有大型设计机构,它所承担的项目,实际上是涵盖了民营建筑的各个类型。但是近年来实际上包括北京院,也包括其他的许多大型设计机构,进入到城市更新这个领域业务越来越多。这个不是一个设计院的选择,这实际是国家发展近阶段的一个变化和趋势。
 

 
侨福芳草地

 
 2、城市更新是多领域合作的复杂社会系统工程
 
北京院肯定会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存量更新。存量更新的问题,实际是一个全国性的、在城市发展过程中,不可能回避的一个重要问题。北京肯定是有一个北京老城如何保护,如何利用的问题,这也是北京院必须要给出自己答案的重要研究探索课题。这个探索,我觉得还是比较艰苦的,艰难的一个过程。
 

 
大栅栏西街

 

 因为它不仅仅是设计和建筑师的工作就可以完成的。它实际是涵盖了整个社会层面的各个方面,跟城市建设相关的部门也好,领域也好,或者是专业也好,也包括了经济运行,市场,如何培育等等。所以我觉得建筑师实际是要更多的参与,更多的去探索,和相关各机构领域紧密地合作,才能为存量更新、老城保护提出新的解决的答案。
 

 
西打磨厂222号院

 
城视窗.中国:在北京,我们看到一些比较著名的胡同更新项目,比如前门附近的西打磨厂街,就有国内外不少著名建筑师参与,您也在其中参与改造了222号院民智研究院。请谈下这个项目的改造思路。
 

  
 

 


西打磨厂222号院


 朱小地:作为北京建筑师,我个人对老城保护也有非常大的兴趣,有幸参与了北京一些传统街区、老旧小区的更新和保护工作中来。
 

 

 
北京前门东区西打磨厂街222号院,也就是现在的民智研究院,是我2014年参与设计的项目。它虽然是民间研究机构,但也是涵盖了非常广阔的各个领域的专家层面的民间组织。
 

 

 
研究院会经常举行一些学术活动,会有国内外的一些专业学术领域人员到访。我想这样一个项目,如何能够让这些非北京的境内外专家、智囊人士,能够在紧张的专业交流中,同时感知北京胡同、四合院,以及老城的整个风貌,这就是非常重要的切入点。
 

 


也就是说这类更新的项目工作,一定要跟未来的运营、管理紧密结合在一起,而不是简单地把房子重新翻新,简单地呈现一个可以使用的物理化的环境。而是要根据老宅新功能的运营思路,实现老城保护与更新的全过程。
 

 
西打磨厂222号院二层视角

 
这个院子,最大特点是它有一个独立的二层楼,如果不加思考,一般到二层的设计,往往简单化就是一个楼梯。但是根据院子本身的体量,只是在一个很小的尺度下,做一个坡度很陡的楼梯,对人的使用、对北京老城的理解,体验都是不丰满的。
 

 
俯瞰西打磨厂222号院

 
所以我在设计时候,有意拉长了到二层的动线,把楼梯做的比较平缓,让上楼梯是一个比较轻松愉悦地到达二层的方式。同时在到达二层之后,设置一条折返很长的路。
 

 
楼梯构造

 
人在不经意间拾级而上,通过这条折返路径,从平台走到二层的建筑里边的过程,会突然感受到视野空间的开阔,可以俯瞰整个四合院,就是四合院是一个非常平缓的,平坦的这么一个空间形态。在屋顶这个高度上,也看到了周围四合院的片区风貌,非常的震撼。
 

 
四合院屋顶风貌

 
你可以想象,周围是很大一片,都是灰色屋顶,不同的方向的灰色屋顶,组成的这样一个空间形态,高大的树木从院子里长出来像一片海洋,这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是对北京四合院、胡同片区价值再发现的一个过程。
 

 
城市更新的障碍

 
城视窗.中国:各地城市更新普遍存在的障碍是什么?
 

 

 
朱小地:我们所谓的城市更新,通常是指存量更新,存量是什么?其实包括传统街区、老旧工厂,也包括边缘的传统村落。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房屋,都是一个老旧的房屋。或者说它已经不是一个新建成的项目了。
 

 
天安时间艺术中心(原貌)

 
 1、老旧空间改造后的使用问题
 
我们客观讲,建国初期到现在,也有70年的时间了,在之前的民国和清末时期,还存有一定的传统街区、工业遗产、厂矿建筑等,但因为年代的久远,很多已经岌岌可危了。我们保护的必要性,是非常迫切的,我们不得不面临这个问题。但我们也知道,我们真的保护更新出来的空间,怎么使,怎么用会正确合理?
 
所以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还是用一个简单市场化的操作作为唯一的标准,把腾出来的空间、房屋的使用的管理的要求和周围新建的建筑一样,完全同样市场化运作的话,那么谁能负担得起、谁又愿意负担等价的房屋租赁费用,并且又在老旧小区里边去工作呢?
 

 
天安时间艺术中心(改造后)

 
 2、空间改造成本承担问题
 
但同时更大的问题也出来了,更新房屋的投资,甚至比新建房屋还要贵、投入还要大。但是你要通过市场手段要这个回报,是不可能的。逻辑很简单,哪个企业、哪个个人愿意做这些事情呢?没有。
 

 
天安时间艺术中心(改造后)

 
谁做这个事情呢?政府,只能政府去做,或者政府主导的企业去做。做完以后,如果没有合理的使用,还是没有市场的回报,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比文化的保护背后的压力会更大。
 
假如我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可能会成为我们城市保护与更新的一个重大的障碍。甚至是一个关键的障碍。
 

 
天安时间艺术中心(改造后)

 
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对这些老旧的房屋,包括传统的建筑或街区,更新之后,政府应该是有一个让利的过程,让产业能够进入。老房屋的租金,应该享受到政府的调控政策,这样才能真正的把租户留住,培养出新的业态来。否则,更新这件事情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天安时间艺术中心(改造后)

 
所以,城市更新过程中不断出现的各种实际问题和障碍,如果没有合理的、系统的解决方案,我认为会大大影响到城市未来的发展的可能性。

 

城市更新的误区
 

城视窗.中国:因为城市更新所牵扯的社会各层面系统复杂性,必然会在运行中产生一定的障碍和误区,您认为最大的误区是什么?
 
朱小地:我认为最大的误区在于各方都认为好像通过建筑师的工作,就可以拯救这个城市,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
 

 
北京坊

 
 1、建筑师不是拯救城市的主导者

 
我觉得建筑,它仍然解决不了城市核心问题。核心还是要讨论城市发展,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更应该关注的是,城市,包括为市民提供的公共空间,公共空间体系的完善。建筑本身,我觉得它应该成为公共空间的一个界面,而不是它作为主体。
 
我们老城不会是都做成新城的样子,也不是新建筑的样子,它实际是一定要有文化的传承的,体现生活的延续的过程。我们眼睛里边,应该能够更多的容忍看到一些生活场景的再现,而不只是强调一个建筑空间,建筑形式的呈现。这个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
 

 
北京坊星巴克

 

就这一点而言,我们应该规避把希望简单地寄托在建筑师身上。实际上老城的更新,随着规模和范围的不断扩大,它所提供的空间是越来越多的。但是,能够在这种老城空间里工作或者生活的人,包括产业、业态,却是有限的。这个是一个矛盾。
 
 2、文化、生活与产业的和谐相续才是成功关键
 
到底我们有什么样的、多少人,什么样的产业能够进驻到老城保护更新所整理出来的空间里面去。这是一个现实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其实越来越突出。
 
作为一个最终结果,我们所更新的空间里边,如何能够产生新的生活,和周边的传统街区保持一个和谐状态,让我们的生活不断地去衍生,去延续,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就会形成一个更好的,更大的保护与发展的一个局面。
 

 
北京坊

 

 否则的话,做不好,可能是新的一轮破坏,这种破坏的结果是,可能我们的房屋质量比以前要好很多,却把最后剩下的文化的积淀、原有的生活秩序的延续,都破坏掉了。那这个老城也没什么实际意义了。
 
所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在短时间内,又要完成一个街道的更新,保护与更新,就更多的建筑师来参与,大家给出的,可能是不同的答案。但这种丰富性,我觉得也是在一种保护的态度。一种对城市老城的多样性、丰富性的有效的补充吧。

 

 
城市更新机遇不平等

 
城视窗.中国:目前全国各类城市发展的速度与成果差异还是很大的,比如经济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东部与西部、内陆与沿海等等每个城市标签后面都有机遇和难题,您如何看待各类城市在城市更新中的发展机遇问题。
 
 1、继续城市增量发展及其危险
 
朱小地:您提这个问题,也是我非常关注或者焦虑的问题。因为当下,整个国家发展速度,都在放缓。城市增量发展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城市管理者,如果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识,把增量发展的红利,转移到存量更新方向上来,或者还在盲目地发展,做一些发展的工作,我觉得将耗尽城市难得的发展过程中所积攒下的的实力(包括资金实力)。
 

 
苏州

 
 2、不是所有城市都能抓住更新周期
 
现在无论一二线城市,还是三四线城市都在分化。比如大湾区,它的发展是非常强劲的,长江三角洲地区,也是发展非常强劲的。但是其他的地区的人口在净流出,资本在流出,人才也在流出,那这个城市怎么会有更新的意义呢?更新出来的空间,能给谁用?就是我们现在讨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珠海国际设计周

 
存量更新它的周期性是非常强的,你没有抓住几年的存量更新的时机,你的人才,你的产业,特别是能适应于城市更新之后的人才和产业,都可能会被周边的城市所分流,而你却是在纯流失。
 
所以我们说,城市更新的机遇是不平等的。如果不能掌控整个过程和周期性很多城市,它失去了这次难得的机遇,那就没有机会了。

 

 
城市更新是世界性命题

 
城视窗.中国:如何看待城市更新中越来越多的国际化与多元化发展态势?
 

 
纽约高线公园

 

 朱小地: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知识,创新,这些方面,已经形成了一个网络化的流动的一个潮流。这不仅仅是中国所面临的,实际上包括纽约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一个城市的,现在仍然在做着城市更新的工作。而且它也是一个全球知名建筑师作品的汇集之地。到目前,纽约仍然在不断地在更新、发展。而且都是全球的建筑师在那里竞争,这个是一个广泛的现象。
 

 

 
纽约高线公园

 
 
人物简介
 


朱小地:
 
建筑师、艺术家

 
1964年5月出生于北京,198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建筑学专业。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住建部科技委建筑设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双聘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现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BIAD)总建筑师,朱小地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学术观点
 
建筑是时空一体的艺术,每一处场地都连接着周围的环境,沉淀下历史的印记,建筑师就是发现场地中蕴藏的能量并成为第一言说的人。一切与场地有关的要素都有可能发展出观念性的思维,从而将材料转译成为有生命、富有情感的形式表达。将静态的观赏改变为动态的体验,可以让观众获得更多的与建筑对话的机会,不断增强时空的氛围和效果。
 
在全球化时代,建筑应该有能力重构人与自然、人与传统的关系,这是一种新的人文精神,或者称之为东方人文主义。所有的艺术实验都是以建筑师独特的视角切入不同媒介对空间解读与意义的探索,并在建筑引入当代艺术的讨论和评判之中。

要代表作品 
 

深圳第一创业大厦,又见五台山剧场,科尔沁名人博物馆,蒙文书法博物馆,又见敦煌剧场,前门东区西打磨厂街222号院,前门东区草场4条36号院,“北京坊”集群设计,天安时间艺术空间,丽泽商务区D10,北京副中心行政办公区,黄山徽州小镇,希腊中国文化中心, 晋城文化综合体,安徽铜陵天井湖酒店,顺义新城第18街区公租房,王府井大街277号院升级改造,前门东区恢复性修建设计,北科建怀柔张各长村公建混合住宅项目。
 
城视窗. 中国原创视频图文节目,转载请联系授权。

关键字:城视更新,朱小地,城市更新,城视窗,城市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