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记录人物 > 艺术笔迹 > 正文

王澍自宅:曲径分岔的花园

发布时间: 2014-10-29 13:24:04 编辑:Winnie 来源: 三联生活周刊 浏览次数:
1997年,王澍在杭州得到了一套单位福利房,两室一厅的房子只有50平方米,空间狭小且格局老旧。在这个最初的容膝之地,还籍籍无名的王澍第一次自由地实现了自己的哲学思考——他建筑了一座实验性质的园林。

 

  定居的起点

  34岁时的王澍,依然是个离经叛道者。在1997年,他正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在西湖边的灵隐寺附近,他与妻子陆文宇租了一位茶农的房子。此时,王澍正在读同济大学建筑系的博士学位,平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点零工,家里的生活来源主要靠妻子一个人。

  与此同时,当年王澍的大学同学们,已经在各自的领域内工作了近10年,那正是国内房地产起步的阶段,大量的商品房在各地拔地而起,他一直躲着这股潮流,“这个时代钱太多,但不属于我”。

  认识王澍的人应该不觉得惊讶,这不过是他东南大学建筑系“异类”印象的延续。硕士二年级时,24岁的王澍写下长文《中国当代建筑学的危机》,从梁思成开始,一直到他的导师齐康,把中国近现代建筑史上的大师们挨个批了一遍,认为他们单一地用西方体系来理解中国建筑文化,遗失了中国建筑自身的脉络。

  毕业论文《死屋手记》是长文的延续,从西方现代建筑的根源问题开始讨论,以“空间的诗语结构”为副标题,批判现代建筑的“功能主义”,称他们闻不到精神的味道,造成人性和灵魂的丧失。这篇毕业论文让系里异常尴尬,王澍拒绝了修改的建议,最终因此没有拿到硕士学位。

  随后的10年,王澍“在民间给人家装修房子”,蛰伏在西湖边,没有做建筑,整日在想怎么做建筑。1997年,单位分给了他一套两室一厅的福利房,这套房子在杭州长板巷的一座七层公寓的顶层,层高2.85米,室内面积只有50平方米,无甚出奇。


 

  漂泊多年的王澍当然是喜悦的,这个三扇窗,一扇朝南、两扇面西的小房子,是他定居的起点。一向特立独行的王澍又自然不会让它变成普通的住宅。适时,王澍刚刚细读了童寯先生的遗著《东南园墅》,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在一个中国文人的生活世界中,他的诗意安居需要一个园林。

  这个园林是“他从世俗的忧烦和日常劳累里提供一处避嚣场所”。园林里容得下某些反常的习惯,不合情理的习俗,以及些许轻率与荒唐,这是一种宽纵而非强制的领域,一个无法排除在文人视线之外的场景,无论任何年代。

  两室一厅是一个俗常的格局,是社会内在规范的外在意象。这个房子是一种话语体系,王澍要重建它。


 

  造园

  首先是破坏。

  王澍拆除了住宅内部所有的门和非承重隔离,以此来破坏空间本身的分类法。原有的格局在王澍看来是一套意识形态的规约,人在迈动双腿前就被决定了行走的方向,与其说人在使用住宅,不如说住宅在使用人。当房间被抽空后,阳光畅通无阻,“暗示建筑语言将有机会呈现从日出到日落的全部可能性”。

  随即是一个令很多人不解的做法,王澍把小卧室侧墙上的壁柜还原成门洞,和原来(已被拆除屋门)的门洞只有一步之遥。一个小卧室里出现了两个形状相同、大小略有差异的门洞,中间夹着一片看起来十分尴尬的90度角墙体。“无法连续的墙体却开始初具片段化的特征”——这实在是太形而上的解释,很多来访的客人都不解其意。


 

  更加超前的做法,是把卫生间的玻璃换成透明的,而厨房用了磨砂玻璃。这来源于妻子的一句对调的嘲弄,卫生间由此变成了杜尚的小便池一样,一个最私密性的空间用最无私密性的语言说出。


 

  厕所扩大了这座玩具园林的景深,这个反常的做法再现了园林中缩景的概念,只不过这个景色是脸盆与马桶——只属于20世纪的一种反讽。

  阳台上的“亭子”,是这所房子中最浅显的园林表达了。住宅内每天最早被阳光照亮的阳台,被嵌入了一个长方形的盒体。地面升高4块木地板的高度,顶棚降低24厘米,正好嵌在阳台的梁底,并且不安分地在南北轴向上向西偏转90度,以一种运动随意开始的姿态打破既有的结构僵局,表示对平行的拒绝——这正是江南园林中一座亭子的本质摆法,以便在感官的愉悦中坐而论道。

关键字:王澍,自宅,花园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