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乡专题 > 城市更新 > 正文

城视更新 | 北京胡同更新究竟有多少可能性?

发布时间: 2019-12-03 19:27:29 编辑:pengruiping 来源: 城视窗 浏览次数:
经过时代变迁,许多百年胡同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无法满足城市形象以及使用功能的需要,面临着更新改造。设计师该如何面对胡同更新这一难题,胡同更新又有多少种可能?

北京胡同更新方向

 

 北京的胡同它不仅是城市的脉络,交通的衢道,而且是北京普通老百姓生活的场所,京城历史文化发展演化的重要舞台。它记载了历史的变迁,时代的风貌,并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它是老北京人生活的象征,是北京古老文化的体现。
 


 

北京胡同大多形成于13世纪的元朝,历经了元明清三个朝代的演变,到今天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北京胡同围绕着紫禁城,到处都是名胜古迹。它代表着城市的脉络,记录下了历史的变迁,是北京的百科全书。它更是老百姓的生活场所,是代表北京民俗风情的博物馆。胡同里的一砖一瓦都承载着北京特有的文化气息。
 
 
 更新保留传统风貌
 
随着城市现代化的发展,位于城市中心的大量胡同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座座高楼大厦,老北京的传统文化风貌正在消失。改造与修缮,政府对此做出了努力与坚持,让原住居民看到了传统民居发展的希望。城市是人们进行社会活动与生活的有机载体,城市在发展而且总在不断地新陈代谢,旧城改造便是城市更新发展的主要手段,而有机可持续的更新改造又是旧城改造具有生命力的体现。

 

 

 
传承文化,改善民生
 
2011年《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北京市将加大政府投入,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风貌,使文物资源所传承的文化意义得以更加鲜活地传播。北京胡同历经百年历史,保护胡同文化风貌应包括维护和改变两个方面。维护优秀的传统文化,使得历史文化原汁原味地展现在世人面前。改变是针对传承文化没有意义的部分。保护胡同文化不能一味固守现状,应该以人为本,以改善居民生活状况为一个重要的方向。  
 
 
 
旧胡同存在哪些问题
 
 
基础设施不完善

 
很多老胡同由于年久失修日渐破败,而且胡同里的公共设施很不完善,胡同内环境卫生状况差也表现得较为突出。
 


四合院内拥挤杂乱
 
胡同内原本都为传统四合院建筑,但近年来随着人口的迅速增加,四合院也被不断改造。加盖、拆墙打洞等等违章现象随处可见,使得生活在院内的居民起居出行等非常不方便。通道狭窄拥挤、房屋矮小、东西乱摆乱放成为极大的安全隐患,一旦有险情发生,例如火灾等紧急情况,狭小的空间会极大地阻碍抢险工作的进行,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和无法预估的损失。
 

 
 建筑老化严重
 
随着时间的推移,胡同内的房屋因年久失修而破败,有的甚至出现了保温密闭隔声防潮等房屋质量不足的问题,墙皮掉落现象也十分严重。有些胡同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很美观,但进到里面就会发现房屋的质量非常差,甚至不能满足人们的基本生活需要,下雨天经常会出现漏雨的情况,需要人们在室内用盆来接。此外,修补也只是进行片面的修整,没有进行彻底的翻修,且修补房顶时又因房顶砖瓦老化,易将砖瓦踩碎,而且即使进行修补仍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一旦下起暴雨,之前的修整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
 

 
 私搭乱建
 
由于人口增多,家庭住房需求不断上升,原本完整的大四合院已经被居民逐步改建成了“大杂院”,私搭乱建的现象十分严重,使胡同的内部结构越来越乱,不利于传统风貌的保护,对胡同的历史风貌产生了极大的破坏。而打洞等方法并不能在根本上解决人口居住过多,居住条件拥挤的问题。
 

 

 

 

 
北京旧城改造,离不开对胡同的更新,那么如何在不破坏文脉传承的同时满足居民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设计师们面对这些难题,又有多少种解决办法?
 
 
1
 
 
小茶叶胡同旧房改造
 
装配式改造技术产业化升级

 
西城区小茶叶胡同长181米,均宽3米。曲折走向,南起安平巷,北至大茶叶胡同,西至庆丰胡同。小茶叶胡同的改造具有多重意义,旧改项目中采用装配式,实际是定制的装配式,如此,为存量规划的落地提供了一种途径,也为旧城改造升级提供了全新思路。在施工过程中,结合胡同的限制条件,已总结出一套“餐包式”的装配方式,从而使得散落平房也可以采用产业化的思路进行改造升级。

 

 
北京清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对改造修缮北京胡同院落建立长效机制进行了多渠道、多维度的探索研究,小茶叶胡同最新的改造正是对这一探索成果的完整体现。
 
小茶叶胡同的最新改造在长效机制上的探索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拆除违建,使院落合法合规;传统营造工艺的传承及新材料的合理利用;私产院修缮的市场化运营方式探索;产业化降低环保压力。
 

 

 

 
在胡同院落的修缮过程中,私产院的违建拆除非常困难,同时,居民若想改善居住环境又需要投入大笔资金,居民难以承担。在分析优劣后,发现通过改造升级而提高的存量价值可以覆盖改造成本,于是,设计师与居民进行磋商,在不改变原有房屋收益的情况下,将房屋进行改造,改造成本由市场运营主体承担,居民需同意拆除院内所有违建。
 

 
小茶叶胡同改造院落正是采用此种方案,由政府组织拆违办拆除违建面积达一百多平方米,约占原院落建筑面积的四分之一。违建拆除有别于技术问题的解决,它更需要的是制度创新与管理智慧。
 

 

 

 
主体建筑的修缮部分,坚持原工艺进行修缮,同时对薄弱节点进行改进创新,以使改造后的建筑可以满足舒适性的生活需求。古建专业与现代建筑专业间存在着“天然鸿沟”,我们不仅要建立传统营造工艺传承的长效机制,同时还需要将传统营造工艺科学化,让更多从事现代建筑设计研究的专业人士参与到传统营造工艺的传承与创新中来。
 

 
在旧改的产业化上,我们坚持材料工厂生产,现场组装。面对北京的环保压力,工程的高质要求,旧改的产业化将会是一种不错的解决方案。
 

 
施工过程中北房屋顶图

 
在城市更新升级过程中,建筑师不仅需要负责技术部分的组织协调,在项目运营过程中也应该是运营团队的核心成员。
 


 
平面图
 

 
立面图
 
 
 
剖面图

 

项目信息
 
建筑设计:北京清筑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建筑面积:330m²
 
项目年份: 2017
 
地址: 小茶叶胡同16号,北京, 中国
 
 
 
2
 
 
内盒院更新项目
 
 
旧城更新模块系统化

 

内盒院是一个应用于旧城更新的预制化模块建造系统,自推出以来屡获殊荣。内盒院的本质是“房中房”,它提供了一种避免全拆重建 ,又相对造价的方法来提升人们的生活居住质量。
 

 
内盒院是大栅栏更新计划的一个重要项目,旨在对这个离天安门最近的历史街区进行有效的保护和更新。大栅栏位于北京城中心,曾经密布的深宅大院,如今却都成为破旧的大杂院。随着人口 的迁出和建筑的老化,这些老旧四合院中留下了越来越多的空房,残旧破败。
 

 
大栅栏地区没有经历大规模拆迁,仍保留有相对完整的狭窄胡同和老旧四合院,显得弥足珍贵。但也同样有着基础设施不完善、缺少卫生间下水管道、保温密闭隔声防潮等房屋质量不足的问题,生活上有着诸多不便。在过去的一年中,内盒院由实验性的样板成长为一个系统化的解决方案。
 

 
众建筑发展了一种特有的预制复合板材,集成了结构、保温、管线、门窗以及室内外装饰完成面。板材质轻、易操作、运输也很便宜,用一个六角扳手就可以把它们锁在一起。几个毫无专业技术训练的人在一天之内就能完成一个完整内盒房子的安装。完成之后的内盒房子有很好的保温与密闭性能,能耗约为新建四合院的1/3,造价约为修缮四合院的1/2、新建四合院的1/5。
 

 

 
内盒院还有着多样化的选配插件,如夹层、伸缩屋、以及让室内与院子连通的上翻屋、 滑动墙、大平开墙。卫生间的插件有两类,一是将卫生间污水处理为中水的净化槽,一是无水堆肥马桶。如为居住空间,可以选择插入厨房和卫生间,如为办公空间,也可以选择没有插件的基本内盒空间。
 

 

 
内盒院主要针对已腾退但长期空置的零散房屋,以及希望提高居住质量但又不想重建房屋的本地居民。采用内盒院的居民有可能会得到一定的补贴,用于鼓励他们对自己房屋的修缮和投入。
 

 

 
在中国,很多老城区被不假思索的拆除,人们被迫离开家园,原有紧密的社区关联被切断,喧闹纷杂的历史图景被丢弃。相对于这种粗暴的短期利益驱动开发模式,内盒院则提供了一种追求长期社会利益的、 更为健康的发展模式:居民们可以创建个人的、分散的、高效节能的基础设施,无需拆除房屋与依赖大市政基础设施即可直接提升居住质量。比起少数人的巨额投资,大量居民个人的微额投资反而会对这个地区的发展更为长期有效。
 

 

 

 

 
项目信息
 
客户:大栅栏更新计划
 
建筑师:众建筑
 
完成时间:2015年9月
 
设计主持:何哲,James Shen(沈海恩),臧峰
 
 
 
3
 
 
前门隈研吾事务所
 
多功能社区满足城市生活需要


 
该改造项目位于前门东侧,在北京旧市区的中心,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达天安门和长安街。在明清时代,这里为古典四合院居住区。然而,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这片区域逐渐被来自不同地区的居民占据,四合院变成了“大杂院”,曾经舒适的居住环境变得越来越破败。建筑师希望通过将项目转变为集办公、居住、商业、酒店和餐饮于一体的多功能空间,使整个区域变成一个充满活力开放社区。

 

 
建筑外观

 
建筑的木制梁柱等结构在经过当地木工的细心分解和修复后被重新组装在了一起,立面原有的砖墙结构和外凸的铝幕以及玻璃幕墙相结合,产生了一种平衡的透明感,将四合院面向胡同街道开放。铝幕由两种铝制构件如同拼图一般组合而成,形成雕窗式的有机立面图案。
 

 
玻璃幕墙、砖墙和铝制构件结合形成开放而富有动感的立面,并与室内台阶向对应。
 

 
木结构被保留并修复,与铝制构件和玻璃幕墙形成对比,将传统和现代结合在了一起。
 

 
随着大量高层建筑拔地而起,大部分代表北京过去的胡同和四合院都被拆除了。该项目以柔和的手法将四合院改造成为了开放的低层多功能设施,以满足如今城市生活的需要。隈研吾事务所北京办公室便入驻在项目一隅。
 

 
铝幕细部节点

 


项目信息
 
设计公司:隈研吾都市设计事务所
 
位置:中国
 
材料:铝合金 砖石 玻璃
 
分类:办公建筑 商业建筑
 
 
4
 
 
白塔寺BAITA影院

开放的公共文化空间


 
2016北京设计周:BAITA影院建设于北京的白塔寺历史区域,由BaO建筑事务所和法国驻华使馆合作完成,双方计划以这个为起点,将这处庭院改造成永久性的文化活动空间。该计划包括在现有布局内设置一个木制露天剧场。将室内外的空间联系在一起,彻底改变了人们对空间的感受。这个装置在传统住宅环境中开辟了新的用途。
 

 

 
点击打开原图胡同位于北京的历史悠久的白塔寺区

 
BaO建筑事务所在集中创造活动空间的同时,提供社会政治方面的利益。本质上,圆形露天剧场旨在创造一个空间将公众生活、社区环境和 居民聚会以传统的方式结合在一起,这个空间将体现家庭生活和中国家庭生活的亲密关系。”在这个项目中,设计师尝试在小空间中寻找大的可能性,大胆利用历史元素,激发胡同的创造力。
 

 

 
在现有布局内建造了一座木制露天剧场

 
该项目的“开放政策”创造了一个公私模糊的空间,这是一个开放的文化平台,基础设施使一系列的聚会和庆祝活动成为可能。BAITA影院的野心是创造相遇的时刻和共享的乐趣,胡同的居民和设计周游客可以休息,看电影,讨论城市生活中的各种问题,协助并参与到艺术活动和创意工作中。
 


“侵入”室内外空间计划
 

BAITA影院持续开放两周,包括中国古代电影,纪录片,无声电影和儿童电影,以及演讲,讲座和研讨会的筛选计划。BaO事务所将和法国驻中国大使馆当地政府将着手制定永久改造成文化空间的计划,计划于2017年春季开始建设。
 

 
露天影院装置开辟了新的用途
 

 


BAITA电影院连续开放两周

 


渲染说明安装的布局

 
项目信息
 
设计公司:BAO Architects
 
位置:中国
 
类型:建筑 设计
 
分类:文化建筑 电影院
 

5
 
 
马岩松“泡泡胡同”

现代设计激活老旧四合院

 
 
西打磨厂街218号院的修复、改造,起源于2014年由天街集团、天安时间当代艺术中心以及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共同主办的旧城更新研究计划“城南计划——前门东区2014”。MAD在此研究项目中对旧城更新规划提出了不动、更密、针灸、精神四个原则。后来218号院成为了这个研究的试验点。

 

 

 
该项目的特点在于传统的四合院中通过局部植入新的小尺寸的元素,为四合院带来新的生命,并反衬出四合院的价值,为四合院的改造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想象。
 

 

 
院子位于前门东区西打磨厂街西段路南,占地469平方米,坐南朝北,为晚清建筑。一百多年来,建筑从最初史载的外国医院,变成了改造前20多户居民聚居的大杂院。
 

 
院子经历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多重加建、改建,院落的原本格局已十分模糊。至近代,由于院子的居住条件的逐渐败落,原来的住户也大多搬走,院子逐渐失去了历史院落原有的生气。
 

 

 
泡泡中的楼梯

 
01.针灸
 
MAD在院子里加入了三个由不锈钢打磨制作而成的泡泡。其中一个是一处独立的会客室/共享工作空间;另一个除了会客及共享空间的功能外,还可让人们通过“泡泡”内的回旋楼梯自由穿梭于一二层之间。
 

 
泡泡犹如来自未知时空的小精灵,在旧城环境中闪现“灵气”——泡泡光滑的表面折射着院子里古老的建筑、树木以及天空,赋予了老建筑新的生命,形成了面向未来的全新的空间;同时与周围的旧城环境相得益彰,以新颖的艺术笔触让社区的历史与未来开启对话。MAD同时对院子作了维护与修复。
 

 

  

 

 
02.不动

 
沿街立面:老北京四合院的古朴气质必须透过灰墙灰瓦来展现,因此MAD保留了沿街立面原有的色调。入口立面的窗调整为单扇的透明玻璃,由此增大了采光面,让建筑在古朴中透出一点现代的气息。

 

 
 改造前后对比

 

第二进院:内院部分拆除了院内后来的加建乱建,恢复了原有格局空间。
  
第三进院:庭院里有清朝时欧式院落特有的装饰性木雕房檐,MAD对可以保留的木雕去除表面污痕,重新恢复光泽,不能保留的按同样的尺寸花纹重新制作,最后恢复了这一立面特色。门窗部分则恢复了原来的木格扇,保留了原来的图案与开启方式,采用木和窗的结合,形成开敞立面。实墙面部分同样采用水刷石立面,整体恢复了原有立面的古朴风格。

 

 
 改造前后对比

 
老舍曾说:“老北京的美在于建筑之间有‘空’。”北京旧城改造,如何保持让这份“空”可以继续自由发展,同时以艺术的方式从功能及精神层面活化社区,将是MAD旧城改造继续研究及试验的方向。
 
项目信息

建筑师:MAD建筑事务所
地址:北京,中国
建筑面积:305.1 m2
项目年份:2019
 
 
6
 
 
MaoHaus立面

创新立面延续文脉

 
 
MaoHaus 是一个实验性的建筑立面, 探索历史文脉、材料的潜力、新的制造技术和特性在建筑中的体现。这个项目位于北京市中心的胡同小巷, 毗邻人民美术出版社, 这个车间曾经是主席现在标志性形象的主要制作地之一。
 

 
延续胡同的建筑尺度和简单的山墙形式,新的建筑立面仿佛是进入胡同空间的一块流动的织物。这种流动性是通过常规的刚性材料来表达的, 通过形式化的表达来质疑对物质的固有认知发现除了起伏的形式, 表面的孔洞有助于滤光。白天, 阳光的光线进入前庭, 并在晚上精确调谐的光圈呈现出了毛主席的原型肖像三联。毛主席在立面的艺术表达是对基地历史文脉的延续。
 

 
立面的结构利用了超高强纤维混凝土的材料来创造新的建筑形式。从4到7米的高度, 2 米宽和仅仅7厘米厚, 六个独立的面板跨越的外观, 而无需任何辅助结构或支持。每个面板作为一个单元体, 从大型数控塑造的模具产生。通过数字生成的流体动力学算法产生的计算, 薄壁多孔曲面的曲率更能有效地将结构的荷载传到地基上。
 

 

 

 
横跨表面的孔洞阵列在设计中扮演了几个角色: 减少整体结构的重量,对图像和历史文脉的表达, 也作为在狭小的胡同空间内与观者互动的一种手段。据城视窗了解,项目的访问者将产生非常不同的体验与胡同,取决于他们的相对位置和访问时间。这也成为了设计的一个优势,在正立面观看是一种图像嵌入的平面化外立面;从其他角度观看则是风动的条幅在时间凝固时的不同状态。
 

 

 
MaoHaus 寻求在一种单独的设计表达中探索各种元素。在新的材料创新中, 该项目推动了从看似传统建筑材料中所能达到的极限。寻求一个多元化的设计, MaoHaus 综合了材料极限、数字化定制计算生成,同时具备了历史符号的衍生、基地文脉的表达。
 

 

 

 
项目信息

建筑师: 非静止建筑
 
地址:北京,中国
 
面积: 2000.0 平方米
 
项目年份: 2017

 

城视窗策划整理专题,图片及部分文字观点来自各大官网

关键字:更新,北京,胡同,城视窗,改造,文化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