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城乡专题 > 乡村建设 > 正文

设计该如何助力乡村建设

发布时间: 2020-05-11 17:36:22 编辑:pengruiping 来源: 一诺休闲农业规划 浏览次数:
新时代的中国,设计正在从传统领域,走向更为广阔的空间,主动介入社会变革。从产品驱动到服务驱动,设计师们以设计系统为载体,在乡村大地上找问题、寻对策、创平台。设计与人的关系、与文化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正在被重新认定。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如何在满足现代生活的条件下设计出尊重民族文化习俗、创造地域性景观的少数民族聚落,是在推进美丽乡村建设、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过程中必须面对的现实问题。
 
一、设计应遵循的原则
 
人为本的设计原则:
 
未来的乡村,乡村的人群的结构会发生变化,除了原始村民还会存在投资者及新乡民的融入,在村庄设计上,在尊重民族文化习俗的基础上提升生态景观品质。融入新的设计理念及表现手法,融入现代科技技术,从而让“新乡民”也能适应当下的乡村生活;目前,除了商业化景观,设计也在介入村落文化遗产保护、生态村示范建设、特色小镇打造、人居环境营造、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环境治理及清洁能源运用等方面。由于常常出现将自然生态景观、文化生态景观与社会生态景观相分割的设计,造成村落建设中破碎化、符号化、浅表化等现象严重。因此,城视窗认为有效引入整体性生态景观设计方法和原则,有利于避免或减少这些问题的发生。

 

 
围绕“生态、生产、生活”进行村落的空间布局设计:
 
设计下乡要围绕“安居乐业”这个轴心进行,在做村寨规划时要考虑到村民的生产经营。另外村落还应多设计和增建一些交往性与场所性的公共空间,这种公共性空间可以为村民提供新技能培训,同时也是交往、休闲的活动场所。城视窗发现只有把具有民族特色的公共空间建设好,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完善好,才能使群众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上,既安得下身,更安得下心,提升获得感。

设计要传承当地文脉,增强当地人的文化认同感:
 
二、如何进行乡村设计

规划先行:
 
众所周知,乡村振兴不是一个短期工程,也不是靠村民自行其是就能实现的。一个村庄,如果没有整体规划,任由村民各自为战、自由发展,不仅村民容易盲目效仿、一哄而上,造成投资浪费,形成资产损失,而且村庄资源会被滥用,村庄面貌会杂乱无章,村庄发展会没有未来。这样的村庄在乡村振兴大潮中,既难以吸引到社会资本参与,也难以获得银行信贷的支持
 
全民参与:
 
① 村民参与:村庄建设规划的编制,需要广泛聆听村民和村委会意愿,征求他们的需求,让他们全程参与,而不是由设计人员脱离实际,闭门造车,纸上谈兵。乡村建设规划不同于城市建设规划,因为乡村规划没有城市管网需要考虑,乡村本来不大,能腾挪的空间也有限,因此规划要接地气,要因地制宜,要形成特色,要让村民易懂,懂得自己该做什么;让村委能用,用得得心应手;让乡镇好管,管得井然有序。这其中,通过规划,激发村民建设热情非常关键。村民只有理解了规划,才能执行规划,才会用自己的双手去建设规划中的美丽家园。
 
② 社会资源引入:
 
以城乡融合发展为基础,通过导入城市的人才下乡、资金下乡、技术下乡、消费下乡,有效引导乡村居民与下乡要素相互结合,才能实现产业提升、文化提升、乡村治理提升。
 

 
三、村庄设计的四个核心内容
 
风貌提升:
 
对人居环境进行“微改造”与“巧更新”
 
城乡统筹发展趋势下,风貌改造是近年来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但由于村庄规划设计资金和时间的限制,在整村风貌设计规划时,根据现场情况一般采用3种策略:
 
① 建筑质量较好、近十几年新建的砖混结构民居,采取“穿靴戴帽”策略,将村庄传统建筑因子提炼抽取,用作装饰,使整村风貌统一,呈现地域特点。
 
② 保留老建筑的历史价值,用新设计手法和理念对空间再改造的策略。
 
③ 建筑质量较差、年代久远、留存价值不高或修复成本太大的建筑,采取整村易地搬迁策略,建设新村时需充分挖掘当地文化因子,将其呈现在整体规划设计中。
 
由于经费、地理位置、政府扶持力度等多种因素,易地搬迁、整村风貌改善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乡村,针对村庄本身存在松散、凌乱、原有公共空间荒弃等“小”特点,设计人员可采取更轻巧的“微改造”和“巧更新”策略,以解决乡村建设中的“点”状问题。
 
“微改造”是指在充分调研考察的基础上,借助设计手法,对村内原有废弃、拆卸的空间或物件进行小巧改造,使其具备再利用的可能。
 
例如:乡村道路高低起伏,还有坡度很大的道路,为了安全起见,设计师可以借用L形的石墙作势护挡,并将村庄拆卸的木门安放在石墙中,挂上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平安红旗家庭”标牌,命名为“平安门”。
 

 
“巧更新”是指借助村庄原有废弃空间,因地制宜、借助设计手法令其重新活化,变废为宝继续为村庄服务。
 
例如:废弃的坑洼场地,设计师可将它做成下沉广场,保留周边树木,将老年人健身、儿童游乐设施置于林下,可使使废弃多年的坑洼场地重新被利用,成为村庄的公共活动空间。

公共空间与公共服务空间
 
模块化设计
 
公共空间作为乡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是村民日常生产、生活场所,也承载了村落精神信仰、公共活动、集体节庆等功能;那么乡村公共空间到底要承载什么样的功能?服务什么样的人群?面对中国大部分村庄呈现的空心化、老龄化、集体凝聚力减弱、青少年教育空间匮乏、城乡互动频繁等问题,同时又应具备可复制推广,成为模块化的产品应是设计师考虑的重要问题。
 
① 共生乡影舞台:舞台是公共建筑体,设计师需深挖当地的文化因子,将其集中呈现在大体量舞台上,与原有古迹遗珍并存,共同书写村庄流动着的建筑样态史;作为乡村公共演出空间,更是邀约村民同看一部戏、共跳一支舞,将共同经历和文化艺术集中展示的空间,对传播和弘扬当地文化有助推作用,在乡村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化传承、对城乡文化互动的开展等方面,有不可限量的作用。
 

 
② 儿童成长乐园:“儿童成长乐园”致力于在乡村建设低成本、低技术、可推广、具有适应性和参与性的儿童成长活动空间,寻找当地废弃物品材料,结合自然环境教育特点,发动村民、社工共同建造,将儿童活动与环境教育相结合,将乐园建设与社区关系重构相结合,共建出生态、趣味、实用、可续的成长活动公共空间。
 

 
③ 特色”公建“:依托村内每个人的技能特长和专长,共同建设村庄,通过集体建造的方式链接城乡、构建乡村社群文化的“公共空间”,目的是将此”公建“转化为媒介,借助建筑史上成熟技术模块或当地低技术材料,将城乡充分链接互动。可根据当地“低技术”可行性,搭建出别具地方特色的穹顶、树屋、竹桥。

 

 
乡村振兴与居民参与
 
密不可分
 
中国乡村复杂系统的需求,可将规划设计团队的设计师与社区营造的社工编排成组,共同面对村庄不同面相议题,避免乡村内出现建筑外立面观造型美轮美奂,而实际并未惠宜任何人的建筑。
 
① 规划设计之初,充分考虑到乡村环境治理、垃圾分类、环保教育等重要社区治理等问题,并将解决方案直接呈现在景观、环道、公园的设计方案里,使硬质景观落成的同时,也衍生出社区环境教育的功能。
 
② 政府、村两委、村民需求的基础上,在规划设计完成硬质公共空间后,派驻社区打造社工驻村陪伴式服务,充分挖掘当地的人、文、地、景、产元素,将村民组织、发动起来,培养自组织、自管理、自经营的社区治理能力。
 
③ 设计师应坚信村庄是村民的,任何设计都必须以村民为主体,以解决村庄实际问题、满足村民真实需求、激活乡村内生动力为出发点,设计时以协作者身份进入村庄,保持低姿态、多维度、与村民共议共建共享共营的宗旨,对乡村进行系统性规划设计。积极面对村庄实际存在的问题,秉承“村民为主体、设计团队是协作者”的理念,从硬质规划到产业运营,邀请村民参与建筑、景观、道路等规划全程;同时,邀请社工介入组织、设计村庄的全过程,与村民共同完成环境治理、垃圾分类、空间利用、农产品改良销售、乡村美学品牌孵化等项目,在全程陪伴和协作过程中,让村民真正有村庄建设、经营的主体意识。

助力村民产业提升
 
促民增收
 
农业产业政策由“标准化农业”转变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依托闲置宅基地、村庄产业用地、农林用地、村庄公共服务用地、村庄基础设施用地、未利用土地、国有建设用地等土地,通过政策国家鼓励发展休闲农业、乡村旅游、田园观光、休闲度假、文化体验、创意办公、电子商务、餐饮民宿等业态,以及农产品冷链、初加工、仓储等项目,从而实现一二三产融合项目,促民增收。

 

 
乡村规划设计,设计师应用情怀去设计,用陪伴参与建设,用驻村提高自我,应按照因地制宜、科学规划、节约办事的原则,积极协调调动各方有利因素,努力营造良好的建设环境。对于当代中国乡村振兴而言,设计下乡不仅仅是技术操作层面的问题,更关涉民族历史文化传承、文化自信、价值认同、中华民族凝聚力等深层问题。重构而不破坏、提升而不变质,才能建设出美丽乡村。只要处处有美丽的村落,就必然有美丽的中国。

关键字:设计,城视窗,文化,助力,乡村建设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