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专栏 > 设计师 > 正文

董豫赣:夜不闭户,世外园林

发布时间: 2019-07-09 12:00:35 编辑:crystal 来源: 一条 浏览次数:
曾经的中国人,最喜欢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或是谈天说地,或是嬉笑怒骂,邻里间相处,非一姓却更似一家人。当钢筋水泥的一幢幢建筑物拔地而起,冲淡了甚至隔绝了邻里间的胜似亲情,让人不胜唏嘘。而董豫赣先生,在此找回了他心中的世外园林。

董豫赣:夜不闭户,世外园林

 

 

耳里庭庭园景致 图片:曾仁臻

董豫赣是北京大学建筑研究中心副教授,比起建筑师的身份,他更倾向自己是个“造园家”。他设计建造的红砖美术馆,一度成为北京的网红打卡地,更是建筑学术界的园林典范。

2016年,他为同学老聂在江西德安的乡下,造了座庭园“耳里庭”。山景,水塘,瀑布,大树,园林……各个精妙的“景”自然相融。现在老聂一家三代人住在这里,大门从来不锁,天天都有乡邻们来串门、喝茶、吃饭。这样一个不谈几室几厅,屋主也记不住多大面积的宅子,却堪称中国人最理想的家。“汇聚了各种传统艺术的山水庭园,是中国人居住的最高境界。”

江西德安:耳里庭

 

 

图片:曾仁臻

“耳里庭”在江西德安的乡下,屋主老聂是土生土长的德安人,地是他祖辈传下来的。

老聂是我中学同学,第一次高考我们都没考上,我去复读学了建筑,他一边去小学教书,一边在家附近养猪养家,后来从事建筑施工。

2013年,他成了我的甲方,想在当年他用来养猪的废墟上,建个房子,把一家三代

人都聚在一块儿。

 

 

“造园家”董豫赣

老聂想要的是个住宅,而我想给他造个庭园。这块地西侧有池塘、水田,有远山,北边有近山,还有二三十年前老聂种下的各种树,把很大一块地藏起来,正好用来做庭园。庭院,通常是地中间种几棵树,摆几个凳子就行了。而“庭园”必须有山水,才能成园景、庭境。

 

 

园林藏在红砖的住宅后

总布局:住宅凸显,园林凹藏取名“耳里庭”是设计最初就有的想法。

老聂的“聂”字,在古汉语里,由三耳构成,就取了第一个“耳”字;第一次相地时,去附近陶渊明故居“栗里”参观时,取了第二个“里”字;而我想做个庭园——三件事情,凑在一起,就构造出后来的“耳里庭”。

 


 

庭园示意图

我做设计,老聂自己建造,成为一件我们一起合作出的作品。

中国人常说“后花园”,说明庭园相对于住宅来说,位置是靠后的。主屋放在了前方宽敞的地块上,庭园恰恰要在主屋后,藏在密林间。

 

 

五幅堂入口

主屋“五幅堂”

从外面的马路进来,先经过一条曲曲折折像玄关一般的廊道,到红砖砌筑的主屋,彰显出老聂的三代同堂的大家庭。与主屋相连的一栋,是厨房和餐厅。

 

 

从主屋五幅堂看庭园

主屋的这块地处在远山近水之间,便做了五扇窗。窗不仅是个采光的作用,窗里面做出什么样的景儿,怎样与山水发生远景、中景、近景的关系,是我所关心的内容。

借室外的景,把五扇窗变成五幅画:有横幅,有立幅,有圆,有方,还有看得见入口天井的窗。

给主屋取了个名字:“五幅堂”,“幅”谐音“福”,老聂听着也很开心。

 

 

方庭绕树的条案、条桌  图片:曾仁臻

从方庭看客舍房间、蕉庭

“方庭”:一家人的户外日常庭园在主屋的后方展开,第一个碰到的便是“方庭”。玄关这个词是我最着迷的一个词,“玄”字是“幽暗”的意思,“关”是过渡的空间,怎么进入庭园是个很究的事情。

 

 

老聂的家门从来不上锁,周边的乡邻、德安镇上的朋友随意就推门进来玩,请二三十个朋友来家中吃饭是常有的事儿。

在宏敞的五幅堂后,老聂当年在这里种下的林木围出一块8米见方的林下空地,正好可以造一个方庭,造一个他可以招待朋友的大场景。
 


从客舍屋脊俯瞰方庭 图片:曾仁臻

方庭的西南角有一株歪脖子的构树。树下起两堵高低不一的矮墙作家具,矮的是条凳,高的是条案,条案里面嵌水池。一家子的日常生活就不断在这里发生,洗菜、吃西瓜或是走几步,穿过一棵紫藤下到池塘边洗衣服。园子造好之后,他们家里的洗衣机都不太用了。

 

 

客舍房间与敞厅 图片:曾仁臻

“客舍”:山高水低,耳闻目睹

再往里,是相连的三间客舍和一间敞厅。敞厅一边是近水的茶室,一边连着客舍的房间,本身也完全通透:一来成了个扩音器,在这里听竹声、风声、瀑布水声;二来又成了个取景框,从园子南边往北边看,山色、竹林、瀑布都纳入庭院。

 

 

从客舍屋脊廊道俯瞰内庭 图片:曾仁臻

坡屋顶做得足够矮,这样庭园里的人看得见框背后人们在露台上的活动;而在露台上的人,也能看到庭园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框景”操作会显得简陋,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把“人”带入“框”里,构筑出身体入画的空中场景

 

 

五幅堂前瀑布石 图片:曾仁臻

外头的水景,里头人要能看见,还要能听见。

距离窗最近的地方堆山叠石、做瀑布,坐在窗前听得见窗外的水声,契合了“耳里庭”的“耳”的功能。

 

 

径与桥

明代造园家计成认为,叠石掇山讲究“有真为假,做假成真”:自然界的真山真水,不是为了人的生活而存在;要制造出适合人生活的山水场景,必须自己动手做。

老聂一生非常简朴,做庭园需要石头,他在平日做施工的时候便开始留意,半年的时间囤积了十来块石头: 除去做瀑布石的几块,剩下的做了池塘上南边和北边两座桥。

 


庭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游

庭园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游,一个人到了一个地方,发现处处有景,处处不同,以至于犹豫不决,不知应该去哪玩的时候,才构成了“游”。

好像有安排好了的路径,又好像没有路径,完全是凭着自己心愿,一会去这儿,一会去那儿。

在庭园里,没了时光的感念,没有去追求任何效率的焦虑感,因为闲适,以至于忘记时光流逝。

中国人最理想的居住模式

今天遍布中国的居住模式,大多是跟西方人学来的,无论是别墅还是公寓,房子搁在地的中间,旁边剩下的地方做绿化,绿化只用来远远地看,却无法融入日常的居住生活里。

而中国人的房子,自古是室内和室外的空间,一起交替使用,从唐诗宋画看,山水主题,一直为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注入诗情画意。

 


 

老聂要把一大家人搞到一块的这样的一个愿望,其实在整个我们这一代人都非常艰难,老人跟你的关系,孩子跟你关系都不太像以前。

“和而不同”,庭园恰恰补充了这一块。

中国人的宅讲究秩序,父子关系、夫妻关系都是秩序中的一部分,而园林是用来通融这其中的关系。园宅合一,这种空间是极其有智慧的。

一个庭园,通过这一进院子跟那一进院子的关系,让居住其中的人既能独处,又可以与人相聚,这是跟西方人完全不一样的。

耳里庭既实现了老聂把一大家人搞在一起居住的愿望,又让每一代人有了自己独处的空间。比如今天我与老爹有了矛盾,我通过一个院子,就绕进自己的那房去了。

老聂二十多岁的大儿子,周末回到耳里庭居住时,常常不住主屋,跑去客舍的房间去睡。

 

 

客舍与台地间的狭弄 图片:曾仁臻

山水庭园不是一种单纯的艺术形式,更融入了山水诗、山水画的艺术,它是最接近中国艺术的一个最高点。它不是宗教,却是能安抚中国人精神的最日常的空间,自陶渊明以后,白居易、苏东坡这类文人,被日常生活所累之后,不是去做宗教祷告,而是进入山水庭园,抚慰精神。

耳里庭做完了以后,老聂说他从来没在县城的酒店过过夜,因为他老想回来。

人们在城里选择地段买房子,想的常常是房子升值空间。耳里庭,老聂说他这辈子,大概不会动卖掉它的念头,尽管他节俭的性格使得维持它格外辛苦,但他也要把它一代代传下去。

 

文章图片均来源百家号一条,部分内容又删减修改,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联系方式:citiais@163.com

关键字:董豫赣,园林,山水,庭园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