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教育 > 名师课堂 > 正文

【讲座】伊东丰雄 : 超越现代主义建筑

发布时间: 2014-09-18 14:12:35 编辑:Daisy 来源: 原创 浏览次数:
伊东先生在讲座中播放了“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的演示视频,这就是一个超越现代主义建筑、逃离匀质方格网的典范。它始于方格网,却逐渐弯曲变形终至形成拱券的结构。他还在阅读空间内设置曲线形态的家具,均体现了其“流变和非固化”理念。“仙台媒体中心”利用筒型结构来逃离方格网,筒型结构螺旋上升;“冥想之森-市营火葬场”与“岐阜媒体中心”则干脆是一片连绵起伏的曲面;他着重介绍的在建中的台中歌剧院,先处理垂直方向,然后再拼进横向的部分。每个二维桁架都发生曲线变化,变成三维,连起来形成曲面。


伊东丰雄

    本场讲座中,伊东丰雄先生将表达基于亚洲世界观的全新建筑观念:“20世纪是被西洋、特别是被欧洲近代主义所主导的时代,如今只有亚洲具备建设有意思的建筑的可能性。在这个意义上,这回应该是从亚洲,由我们来发表观点,并将这些思维影响到欧洲,我想已经进入创造这种建筑思想的时代了。” 讲座中伊东先生播放了“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的演示视频,这就是一个超越现代主义建筑、逃离匀质方格网的典范。它始于方格网,却逐渐弯曲变形终至形成拱券的结构。他还在阅读空间内设置曲线形态的家具,均体现了其“流变和非固化”理念。“仙台媒体中心”利用筒型结构来逃离方格网,筒型结构螺旋上升;“冥想之森-市营火葬场”与“岐阜媒体中心”则干脆是一片连绵起伏的曲面;他着重介绍的在建中的台中歌剧院,先处理垂直方向,然后再拼进横向的部分。每个二维桁架都发生曲线变化,变成三维,连起来形成曲面。

观伊东言论,记: 

 

    0、现代主义早已被后现代瓦解几十年了,这是世人路人地球人皆知的常识哈。为何日本艺术家,又提出一个所谓的超越现代主义?玩穿越么? 

这种低级的、没有当代艺术史常识的空洞口号,是否合适在中国贩卖哈? 

欺负我国建筑从业者的历史的不懂?还是欺负我国没有后现代主义的研究干活? 

    1、日本在二战前和亚洲四小龙时期,就是世界工业强国。当时,如果能够改变欧洲,早就改变了,当时国力强盛的时候,都没能建造出什么建筑来改变欧洲,现在的日本经济已衰颓,走下坡路N年了,恐怕这种情况支撑不了建造什么有意思的建筑,去影响欧洲。 

    2、欧洲,从折衷主义开始向全世界各文明汲取养分,那是人家主动选择你的文化是否有可以被使用、利用的元素,不等于你可以掌握、主导这种选择。 

在欧洲面前,亚非拉各国,既无选择权、又无话语权,更无定价权。过去如此,现在也如此。否则日本文化不是没对欧洲艺术产生重要影响,但是最多也是人家挑拣你可用的影响,主导权不在你亚洲。 

日本岛国,作为第一个成为工业列强的亚洲国家,总有跃上欧亚大陆,被世界认可的野望。但二战已败于美国,广场协议再败于美国,这是岛国的宿命。 

    3、日本二战前的大东亚共荣圈,是自诩的亚洲代表,亚洲世界观也由此而来,妄图和西方列强的文化和国家作战。但是,那时都没赢,现在也不可能有胜利的可能。日本在金砖四国等第三世界为代表崛起中,在世界的地位越来越边缘化。国强时尚无能力改变欧洲,国弱时就更别提了。 

    4、中国崛起,中国当代艺术羸弱,不代表中国就有必要、有兴趣跟随在近现当代艺术上稍微领先的日本去搞一个什么亚洲的代表。亚洲建筑应该还有中东建筑、东南亚建筑。 

日本的艺术家,想在自己国家日渐没落,丧失争夺世界艺术话语权中,借中国的崛起,捆绑中国去对抗欧洲,这种想法很愚蠢。 

    5、中国当代建筑可以学习日本当代建筑的先进理念。但是中国建筑是否要考虑影响欧洲,恐怕没必要这么着急。中国从来不具备资本主义大航海时代的侵略、掠夺、其他文明的文化和企图,以及野心。日本有这种历史,也有这种野心,但不适合中国建筑。 

    6、中国当代建筑可以学习欧洲、美国、日本一切发达的当代建筑文化,但是中国没必要去考虑影响欧洲这种低级的问题。中国有资本、有能力、有势力、有实力重新崛起为世界大国之时,欧洲愿意来学自然来学,中国建筑不需要考虑是否影响别人的问题。 

 

7、中国不需要伊东丰雄这种将二战前大东亚共荣圈进行世俗化,包装成一个所谓的新概念, 来被捆绑上无意义的东西方文化对峙战车,也不需要考虑去影响欧洲。中国只要学习一切比中国当代建筑更优秀的文化,创造出满足中国人的现实和审美需求的建筑就可以了。

中国不需要当世界艺术的警察,也不需要被日本蛊惑,被捆绑上日本的世俗化的大东亚共荣圈去影响欧洲。 

8、日本不可能担当亚洲建筑代表的重任,除了亚洲这个概念本身就是殖民概念,根本不可能有某个国家、某几个国家能代表亚洲,亚洲的现实是东亚建筑无法代表西亚建筑,儒家文化圈当代也无法代表伊斯兰文化圈的建筑。反之一样。 

    所以,伊东丰雄 提出超越一个已经后现代主义瓦解的现代主义,这本身就是个笑料以外,在现实层面亚洲建筑的内涵也太丰富、繁杂。 

    历史上日本建筑就不能与列强抗争,更在于岛国的文化主流,依然残留着中国的儒教残毒。一个没有自主自发文化的仅仅有点原始的神道教信仰的文化弱国,永远不可能成为世界文明的主导者。在东亚的漫长历史中,能成为地区文化领导者的只有中国。这是历史的基因,日本想通过近代工业革命成为文明暴发户,只能是痴心妄想。 

    综上,从经济角度讲,日本在两百年前成为工业列强之时无力影响欧洲文化,在广场协议之前亚洲四小龙横扫美国资本市场之时无力影响美国文化,如今想借助中国崛起,借助攀附、捆绑中国当代建筑,以实现所谓世俗化粉饰之后的大东亚共荣圈的对外扩张式的所谓文化影响欧洲,这基本等于拿中国人当冤大头和傻子。 

 

    综上, 从文化角度讲,日本即便和中国建筑界联合,也没资格代表亚洲,因为儒家文化圈仅仅只能代表东亚,亚洲很大,代表不了西亚伊斯兰兄弟的建筑,就谈不上亚洲建筑代表。即便退一补,代表儒教文化圈,那也只能是日后当代建筑翻身之后的中国当代建筑作为代表,而非日本。 

 

    综上,从历史角度讲,伊东丰雄的所谓“亚洲世界观”,实际上就是二战时期,日本提出的所谓的对抗西方列强的臭名昭著的“大东亚共荣圈”的新型世俗化变种。以文化对抗为目的的,以对外文化扩张为手段,以东方影响西方为幌子的,被西方列强打败了的东方儒家文化圈的阳痿文化心理的怪胎。 

 

    综上,从现实角度讲,中国当代建筑的确还需要学习欧洲、美国、日本,以及一切当代建筑有所长的国家和文化,但是中国建筑如何满足自己国家人民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才是中国当代建筑最紧迫的使命。 

 

    总之,影响不影响欧洲美国日本当代建筑,这个我们暂且可以不考虑。 

等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伸出一个手指就能捻死你们这些八国联军的时候,我国自有千年天朝大国赏赐番帮小国仨瓜俩枣的土财土鳖陋习。到时候,你们来乞食,我们自会大方的多给,你们不来磕头,我们也没兴趣关心要不要“影响欧洲建筑”这种累孙子不讨好的蠢事。 

 

    最后,中国当代建筑当务之急,在于学习一切优秀的建筑理念,消化、吸收,为中国建筑重新崛起于世界,做未雨绸缪之准备。今天学你日本不丢人,改日必将让你来磕头,才是正经事,虽然那将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关键字:伊东丰雄,伊东丰雄,城视窗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