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专区 > 协会访谈 > 正文

九大会长访谈:畅谈黄帝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发布时间: 2014-04-22 14:41:18 编辑:佚名 来源: 凤凰网河南综合 浏览次数:

  3月31日晚,第八届黄帝文化国际论坛九个学会会长访谈活动在郑州大学西亚斯国际学院举行。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古都学会、中国殷商文化学会等九个学会负责人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讲清楚”,畅谈以黄帝文化为代表的中华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现场为论坛留下墨宝。访谈由张泽群主持。

  九大会长: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赵德润

  中国古都学会名誉会长朱士光

  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长王震中

  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宫长为

  中国秦汉史研究会秘书处赵凯

  中国明史学会会长商传

  中国岩画学会会长王建平

  河南省黄帝故里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李柏栓

  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会长林宪斋等

  以下为九大学会会长访谈实录:

  [主持人] 张泽群:各位媒体界的朋友,我们今天晚上特别荣幸邀请到几位学会会长、专家,围绕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我们的价值观在此畅所欲言。到会的专家有: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赵德润先生、中国古都学会名誉会长朱士光先生、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长王震中先生、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宫长为先生、中国明史学会会长商传先生、中国岩画学会会长王建平先生、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会长林宪斋先生。

  今天晚上我们更宽松、自由一点,请几位专家畅所欲言,会议组织者给我说的要求是四、五分钟,可能有点时间限制,但是咱们看总体时间吧,首先有请赵德润会长先发言。

  赵德润:我们这次论坛讲的是价值观问题,特别强调了价值观,而且有两个要讲清楚:第一个讲清楚,就是讲清楚黄帝文化,实际上这几年也是一直在讲。

  前不久,我们光明日报发了两个整版,一个版就是黄帝与具茨山,一个版是具茨山岩画——中华文明可考的,我们的会长提出来要把黄帝文化的研究和中华文明起源科考研究结合在一起。在他的建议下,我们开了会,就是讲中华文明从岩画角度分析,从这方面我们河南省也好,郑州市也好,还是我们学术界也好,要重视具茨山岩画和黄帝文化的联系,和中华文明可考的原则。

  我们想到除此之外还有,比如说我们前些年七水坡,发现6400年前,这些人究竟是谁,发现的时候讨论很热烈。我想就是我们这个历史发展,它的渊源,它的源头,这个给我们更多一点信息,这方面的学术研究应该加强。所以,召开这个具茨山岩画与中华文明起源研讨会很好,我想这个历史源头上我们不能光是传说,还得研究一些可考的元素,我们要弄清楚中华民族发展的脉络问题。

  张泽群:非常感谢赵会长讲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在弘扬中华文明方面做的很好,这次政治局学习,就是专题学习研究社会核心价值,在这个会上讲清楚,一定要讲清楚源流,再一个就是讲清楚价值,我们今天做的就是中华民族人文史,当然那个时代创造文明不一定是个人,但是是他带领这个时代创造了我们文明的先河,这也是我们现在所讲的核心价值的源头。这次两会期间,因为我是在全国人大河南团,王岐山同志在河南团的一个讲话的时候也特别提到,就是我们现在提出来的道德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源于我们的文化自信和精神价值自信,这一点我们最高的领导层面他们想得很长远,很清晰。现在我们要做起来的,真的是要请各位文化大家,从各自的角度努力地去发现我们职责,也在我们倡导的过程当中,更好地去宣传,更好地去践行。感谢赵会长,接下来按照顺序有请中国古都学会朱士光会长讲一下。

  朱士光:我到新郑来参加我们这个黄帝文化论坛,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来都很有收获,这次来,集中讲一讲我们这个价值观,很有意义。就是习近平总书记也提出来了,提出两个讲清楚,当然这是对我们国家的社会科学界提出一个很明确的任务,要把相当一段时间中原,涉及到我们社科界的研究,这是两个很大的题目。但是在我们新郑来讲,特别有意义,因为新郑是我们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的故里。

  通过我们这么多年来有关黄帝文化的研讨,在学术界基本上形成了共识,就是黄帝的故里在新郑,黄帝文化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源头,是我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源头,我们要搞清楚它发展的渊源,它的发展,它的特点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首先从我们新郑黄帝文化这儿做起,我们要承担这个任务,任务很重。

  关于黄帝文化的研究,虽然我们已经进行了相当一段时间,在历史上很多学者做了很多研究,但是我觉得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再加深,开展这方面研究,就像《史记》一开头就写到我们的黄帝。首先是谈起黄帝,我们在大体上统计了一下,连标点符号,有五段476个字,字不多,但是内容很值得我们进行研究。像他这样一种思想观点,值得我们很好的加以深入的研究,挖掘它丰富的内涵,而且我们现在应该加以很好的传承。所以,这些工作都是很值得我们深入来做的。而新郑,应该作为我们黄帝故里,真的有很重要的责任。应该在我们这儿不仅仅是我们炎黄子孙,在这个拜祖的中心地点,而且也应该成为我们国家,以至在世界上有影响的研究黄帝文化的重任,新郑义不容辞承担这个责任,而且也有这个条件,我们有幸来参加这个盛会,还送了我们黄帝的黄金坐像。

  从上个世纪1998年开始都做了这个工作,后来我们又在这里对更早一点,在生产时期以前一些的城址,也做了一些调查,做了一些研究,但是这些工作做的显然不够,还需要进一步来做。我们也很希望有所突破,就是在我们古代早期的形成和发展方面,突破点就应该在我们这里,黄帝故里在我们新郑,在郑州这一块。所以今年10月份,中国古都学会和郑州市政府已经决定,要举行一次学术研讨会,中心议题就是嵩山地区的文明与古代都邑,这次研讨会再进一步的推动一下,想在这方面作出点贡献,今后的研究方面,也希望和新郑市委市政府,还有新郑市的黄帝文化研究的一些老先生、中青年学者加强合作,进一步做好这项工作。谢谢!

  张泽群:谢谢朱会长,接下来有请请殷商文化学会会长王震中先生。

  王震中:今天我们开这个座谈会,我想是一个很好的话题,2月24号习总书记说有两个话题要讲清楚,第一个是历史渊源,第二是独特的价值,这里面就是说中华文化的独特性。说到中华文化的独特性,和中华文化的历史悠久是联系在一起的,我们讲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我们五千年文明史在世界六大原生文明形成里面,我们是唯一没有间断的文明。

  在这个里面,我想基于我们中华文化的一些独特性是有关系的,说到中华文化的时候,当我们有真正的渊源的时候,就追溯到黄帝,不论是司马迁《史记》以此作为篇首,我们看到人文始祖这么一个概念,这里面,人文始祖就意味着黄帝不是在一个血统上、血液上是一个始祖,他是一个文化始祖。就像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民族,不是一个在学术意义上的民族。当然,我们中华民族这个词汇的出现,应该是随着中华民国的出现开始出现的,但是作为中华民族这个民族共同体,我以为它的渊源是源远流长的,至少从秦汉开始,我们出现了多民族国家,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渊源,后来在民国时期出现了中华这个词儿。

  王震中:在秦汉时期就在形成之中,然后再往上推,以后我们这个中华民族在春秋战国时期,我们称为华夏,同时也是诸夏,诸夏就是当事人认为我们华夏和诸夏应该是从夏朝的出现开始,所以叫诸夏,也称为华夏。然后,诸夏、华夏再往前推就到了部族时期,但是这个部族联合体是一个黄帝时期。当黄帝、炎帝、蚩尤很快形成一个部族联盟,所以呢,我们中国自古以来有一个大一统的观念。这个大一统的观念,后来在战国时期出现大一统观念,但是我们知道,战国时候的国家不是大一统。

  战国时期这些不管接触于我们的经书也罢,史书也罢,还是一些论述也罢,大一统的观念很明显,大一统在秦汉时候才出现。大一统的观念促使大一统的国家产生,但是在大一统之前,我们从夏王朝开始就是一个多元一体,夏王朝时期有分封,西周时候诸侯国、跟王国是两元结构,一个国家里面有王国,有诸侯国,但是它又是一体的。然后,它又有共主,在这个下面,因为有这个一体,才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因为有这样一个,所以在战国时期大一统的观念就不足一提了,是在以前国家框架下,整合多元体。夏王朝造就了我们的华夏民族,再向前我们是部族联合,这样的话,我们民族,我们这个文化从黄帝开始,一直到现在,应该就是说始终处于一种发展,与时俱进的发展。所以,我们中华民族的核心文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体现在汉文化里面,它是非常先进的,它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先进的。所以,尽管有时候出现割据,有时候出现血液上有复合的血统作为王朝统治的核心,不管是南北朝,还是后来我们元代的建立,最后他都在作为中华民族的核心问题的汉文化里面,保持了我们文化的文明连续性、稳定性、包容性,这个基础就是当时的核心文化一直处于最先进的。所以,一个民族的征服,往往被征服的民族先进文化所包容。所以,从这个来讲,我们中华民族,包括汉族在内的56个民族,称为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在秦汉时期就在形成之中,而且这个民族是跟国家完全一致。

  比如形成时期,比如说里面的郡,湖南的郡里面就包含了苗族等等一些少数民族,但是他在一个大的国家框架里面,这个大的国家框架里面,又是我们中华民族外壳,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纽带。所以我就说这样的文化,我们今天在新郑来举行这样的研讨会,我们还有论坛,谈我们的价值观。我们今天是21世纪,但是从历史的渊源上来讲,上述到黄帝时代,是什么样的?无论从历史的实际,历史发展道路,还是从历史的史实,都是有道理的。而且我们民族是文化民族,汉族是文化民族,华夏民族是文化民族,黄帝也是人文始祖。

  这个里面还有一个有趣的故事,在春秋时期,有一个叫做姜荣士(音),这个国君说你看我语言跟你们不通了,服装也不一样了,我们这个民族跟你们诸夏华夏族不一样,如果从血缘话来讲,姜姓,它原本属于炎黄这个姓里面。但是就因为在文化上它边缘了,它脱离了中原的华夏,他就认为我跟你有别了,但是在血统上是一样的。今天我们从我们的民族自信,我们的文化自信,跟我们历史上的文化接近联系在一起,我们的自信,我们的民族稳定,我们文明的延绵不断,跟我们历史上决定性联系在一起。所以我们文化才会长盛不衰。所以,我觉得习总书记两个讲清楚里面,确实对黄帝故里来讲非常有意义。

  张泽群:谢谢王会长,去过中国历史博物馆会知道我们文明起源更早,我们现在深知我们自信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有悠久的历史,我们只能笼统的说,因为很多是传说,自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现在,但是中间支撑着我们漫漫历史的是什么,好在有文字记载,到了先秦就更好一点,所以沿着殷商学会接着到先秦了,现在有请先秦史学会的会长宫长为会长发言,欢迎!

  宫长为:我简单讲三点,大家都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总书记说的开拓进取,真抓实干,赢得了民心,而且总书记对传统文化高度重视,强调要两个讲清楚。我觉得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前,我们现在考虑问题五千年,应该是融合的,往前推一千年,从清开始也不成问题,我们推到三国,大体上说我们中国历史,如果说有个信号,最近这一万年,由前五千年就是三皇时代,这个可以算一段落,后五千年,我们说前三千年,前五千年是中华文明的奠基时期,这一段时间中华民族开拓时期,然后从秦皇统一中国,到辛亥革命结束之后,这段历史是中华文明转折时期。这一万年四个阶段,奠基开创、发展到现在。

  第二,中华民族特点,三个代表,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是多民族、多地区、多人头的国家,所以我们中华民族文明的特点,多民族、多地区、多人头,三多,要讲清楚一个脉络,一个特点。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没有中断,为什么不断呢?中华文明是全世界唯一的古文明,从古到今唯一存在的。历史文明都是嫁接来的,它这一个不断,为什么我们几千年不断?靠的是什么?实际上就是一个,传统文化。离了这个我们什么也没了。就是今天我们说的价值观,体现在那儿?两个字:德、孝,它的核心一个是德,一个是孝。一种是人类的社会自身生产,是血缘关系,一种是政治关系,传统文化就是德和孝。所以我们中华民族靠这个,后来我们学习党史,强调道路自信、制度自信、理论自信,当时我说这个不够,这三者合一起是什么,是我们的文化自信,现在我们把文化提出来。所以我们开这个会,是传统文化、黄帝文化非常重要的一点。

  张泽群:感谢宫会长,本来我特别期待,我听说九大学会,我认为是一个历史贯穿,没想到从先秦一下子到明史,有几个学会没有来,希望有时间真的把中华文明的几个时期讲一下。那就请我们明史学会会长商传会长讲一下。

  商传:刚才主持人讲的太对了,这个从先秦,本来讲的好好的,一下子讲到明朝了,我们现在搞的是黄帝故里的活动,那我这个明史这儿来,应该说不大合适。可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以前来过,还做过报告,另外一个,今年几位领导,王书记他们到我家里来,邀请我来,我想我应该来。

  到这儿来以后很受感染,尤其是听了大家的发言,因为我们实际上就像刚才几位先生讲的,是一脉相承的,中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全世界文化,应该说最长寿的一个。我想我们中华民族作为最长寿,唯一的一个长寿的文化,就是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核心的传统传承,而这个核心文化传承,体现的是我们中华民族自身的核心价值观,实际上我们应该是这样。你让我讲先秦也讲不了,可是在明朝的历史上给过我们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这个教训是:你一旦脱离了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就要出事。

  大家都知道明朝是我们中国历史上一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但是大家都知道,它是近代史,就是说从明朝开始已经进入到我们历史上近代的历程,在那个时候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社会转型出现了以后,面临什么问题?就是一个传统的价值观的问题,是对于我们传统文化继承的问题,我们把这些东西抛开了,今天傅先生讲了,宋代的儒家不是最早的,那么到了明朝,又逐渐抛弃了宋代的儒家,王阳明出现了,就是一个信仰的缺失。我们在追寻我们传统信仰的时候,我们发生了茫然,不知所措了,怎么办呢?我们想找一个东西,程朱的虽然不是孔孟的儒家了,但是改造自己,到了王阳明,所有人愿意做圣人,谁也不愿意做低层次的人,可是做圣人多难啊?你要怎么改造才可以成为圣人啊?

  他说不用改造,人人都可以成为圣人,因为你只要有一个自身的感悟,我就可以致良知,对于大家能够抛旧的精神枷锁提出了很好的作用,我们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碰到了商品经济冲击的时候,我们经常讲,因为我们小农经济本身它没有那个严格的计量,是一个比较散漫的结构,在现代经济冲击之下,大家都向前看的时候,明朝人就出现了一个情况,我只要能得到钱,别的我什么都不考虑,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们所有的信仰都变成了钱,从最上层的文化人也爱钱,什么唐伯虎、祝枝山,爱钱爱到什么程度呢?让你给我写个字,你有钱吗?如果你一定要让我做的话,你给我找一锭银子,让我高兴一点,写完了你可以拿走。如果他的价值观念变成这样的价值观念的时候,那你说这个时代可怕不可怕?

  所以,在晚明的时候洋人到我们中国来,他们看到中国的经济这么繁荣很感动,但是也看到了卖鸡的在给鸡注水,就是我们文化在历史转型中茫然了。今天我觉得我们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我们要弘扬传统文化,把这些东西,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支柱提出来,而不是说我们在面对着西方的东西的时候,我们显然软弱无能,为什么到了晚明的时候,就会出现西方,中国相当多的人去追寻天主教的东西,他为什么要去追寻?

  他希望找到一个新的精神支柱,第一个人我们都知道,叫做屈太肃(音),他的侄子,就是鼎鼎有名得屈十四(音),被他叔叔讲的一无是处,受到家里的排斥,最后把他驱赶出家门,他失去了完全信仰的情况下,他跟西方传教士结合起来,他觉得西方人讲的只要我忏悔了,我什么都抛开了。后来晚明人很多信仰天主教,以至于到最后,我们大家都很同情的明朝的崇祯皇帝,他最终的决心就是他认为这个十多人,没有一个人可以支撑这个帝国的时候,他改奉天主教,可是他失败了,大家都说保守的势力太庞大了,所以他要改奉天主教、佛教的时候就发生了变动。

  其实不是,如果我们真正的回过头来看一看这段历史的时候,我们就发现我们自己中华民族的这个文化传统是相当相当雄厚的,不是说一个东西就能轻易的把我们这个传统文化击垮,其实到了明朝后期,大家知道最著名的就是大儒黄道周,他们要求大家要约束自己,要通过约束自己达到更高的境界,后来他们在对抗清军的过程中间,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因为他们身上具备了民族精神最高贵的东西,那些东西就是我们的传统的社会价值观念。

  所以我想我不能像先秦史的大家们讲那么多文化的渊源,但是我可以讲一段我们失去了这个文化渊源的教训,这个教训我想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我在国家图书馆专门讲过这个,我说这个可能比我们辉煌的东西更有价值,我就说这么多,谢谢!

关键字:九大,会长,访谈,畅谈,黄帝,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相关新闻 more>>

网友评论

(共 0条)查看全部
验  证  码: 只允许输入140个字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Art
友情链接
>>